|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绎史(10)有虞纪4

《书》帝曰格汝,舜询事考言,乃言底可绩三载,汝陟帝位。舜让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序》舜在侧,微,尧闻之聪明,将使嗣位,历试诸难,作《舜典》

《史记》正月上日,舜受终于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天子之政,以观天命。骕注:正义引《竹书》云,昔尧德衰,为舜所囚。又云,舜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皆好事者为之。【舜开始继位。尧的文(大)祖,一说是尧的始祖,一说是祖庙。这个没所谓,总之是祭祖就成。从颛顼只礼敬鬼神到尧舜继位要祭祖,这是祭祀仪轨的变化,也算是造神的开始。后世有很多神都是从单纯的纪念性凭吊仪式,逐渐扩展为半正式的祭祀,到设立专门建筑——祠,开始正式祭祀。此时尚未配备专职人员执掌,参与人员亦有限,勉强算半神。若得到政府认可甚乃列入国家祭祀名录,所谓祀典,祠就不够用,建庙,配有专职的神职人员,若运气足够好,能得到当朝皇帝题额,就怎么都会有个大帝真君王公之类封号,如此凡人成神的过程就走完,算是正式封神或者叫造神完成。如果运气好能从一府一地的地方神流传到全国范畴,那绝对就是无所不能的大神,如此扩大庙宇规模、提升建筑规格等级也就必然。关羽就是最好的例子,生前位不过前将军上将军,爵也就是汉寿亭侯,不过一县之地,身后最后的封号则是“忠义神武灵佑仁勇威显关圣大帝”,今俗谓“关圣帝君”、“武圣”是也,大帝和亭侯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说也奇怪,生于山西解州殁于湖北麦城,关羽的活动范围最南不过长江,千年以降倒是极南的粤港澳地方,外加大洋彼岸的唐人街香火最盛,北方诸省店铺里奉关公不过是今二三十年事而已,好像是受了港台肥皂剧的影响。扯远了,回正题。首先,有了比较准的历法,正月上日,历法已经很深入的施行了。尧舜的祭祖行为,或许是在所谓祖庙,后世皇宫配享的太庙或许源于此。马骕否认舜弑君谋国,但是《竹书纪年》这书,有些地方确实可以被证实。百度百科认为这书“如‘祖乙胜即位﹐是为中宗’,与甲骨文‘中宗祖乙’的称谓完全相合。是中国古代唯一留存的未经秦火的编年通史。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皆在古代经史之上。”故此,有可能马骕同学错了。最少在这个问题《竹书纪年》怕是靠谱滴】

《文中子》舜一岁而廵四岳,兵卫少,而征求寡也。

《书》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徧于群神,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歳二月,东廵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觐东后,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礼,如五器,卒乃复。五月南廵守至于南岳,如岱礼。八月西廵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廵守至于北岳,如西礼。归格于艺祖,用特五载一廵守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试以功,车服以庸。【尚书》说这么多就一件事,挑个好日子开始巡守。二月岱宗、五月南岳、8月西岳,11月北岳。还是《文中子》简明“一岁而廵四岳”。岱宗西岳还成,南北两岳明显不是最佳旅游季节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敎刑,金作赎刑。眚灾肆,赦怙终贼,刑。钦哉,钦哉,惟刑之恤哉。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史记》驩兜进言共工,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共工果淫辟。四岳举鲧治鸿水,尧以为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在江淮,荆州数为乱,于是舜归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驩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四辠,而天下咸服。【刑法。流放、鞭打、杖责、罚金、杀,大约是这样。马骕注:《书》记四罪于摄位之末,前编云,作书者纪,舜二十八年之间所刑者,四人而已。若果季年之事,禹已成功,而犹罪鲧,人情之必不然者。马骕同志也觉得有疑点,不过,更容易理解舜为什么“禅让”给禹,而禹却可以直接传位给自家儿子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禅让实在是大家面上都好看的说法。前文,此间所谓四罪,即前所谓四凶,亦即舜宾于四门之后遭流徙的四门旧贵族。所谓宾于四门,怕是摈于四门才是。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