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的ski】运动是最好的亲子活动

风和日丽,温度一天比一天高,加上今天三人都刻意多穿了衣服,坐缆车上山时,基本上就不会觉得寒风刺骨。

今天立哥全程由教练陪着,而我与大一上午继续自己从中级道练习滑下来。当熟悉了雪道后,不摔、速度可控后,越滑越没有意思。我发现当我可控时,滑雪时眼睛很自然就不会再盯着滑板,而是放眼望向前面;滑着滑着,我发现我还会瞻前顾后,随时避开那些半失控的新雪友。

前几天担心自己摔倒会摔坏手机,一直不敢把手机放在口袋里,今天越滑越有把握,就随身带着手机。去年大一的教练是个很好的随行摄影师,把大一滑雪的视频拍得很好。开始时我不好意思让他们的教练录像,每次滑到第一个弯道时,就停下来,掏出手机拍立哥与大一。三人骑马,一手拉缰绳一手拿相机的是我;三人滑雪,努力站稳后给人拍照与录像的,还是我。难怪大一时不时会给我扣“女汉子”的高帽,这些事真不该我来做。我就算做不来骚首弄姿,也应该秀个剪刀手被拍才对,不应该只有一个影子。

越想越郁闷,下午就把相机掏出来给他们的教练,让他们的教练拍他们去。很可惜,两个教练都不是好的摄影师。一个在高级道拍大一时,自己摔倒;两人都是竖着相机拍的视频,看来后期够我做的了。

当他俩都由教练陪着时,我又一个人落单了。每次上缆车,都有机会与陌生人搭讪。第一个同座带着单反上山,不停地拍后面吊椅的同伴,其实我倒觉得对面山上的枯枝在阳光下,光影纵横交错更漂亮,如果是我一定拍对面的风景。

第二个同座是个很不情愿的女子,她们是结伴而来的,同一队人也不愿意坐同一个吊椅,坚持只与自己同组的坐。无可奈何之下与我同坐后,我虽然主动搭讪,她还是爱理不理。不理就不理吧。

第三个同座是个滑单板的小伙子。我正好可以观摩他如何带板上下吊椅。当一个单板与一个双板,同时不下板直接上吊椅的方法是:单板站前面,双板站后面,吊椅从后转上来时,双板先坐下,然后单板再坐下。下吊椅的方法是:一到山顶,单板先侧着身子起来滑开,双板再离座。我俩很合拍,都没有摔倒。在缆车上与小伙子聊天,他是陪桂林过来的小女朋友来滑雪的,女孩不敢滑单板,自己滑双板。小伙子是本地人,告诉我这几天有个惠民活动,一半不到的票价优惠本地人,难怪这天人这么多。小伙子还给我介绍崇礼的四个雪场,从价格、客人的水平、雪道的特点,知无不言。我真巴不得这缆车慢点才到山顶。

第四个同座是雪场的工作人员。他问我是不是住在这里,得知我是因为晚上没节目、饮食单调而没有住雪场,表示可以理解。得知我来自广东,就问我是不是有个同伴在高级道跟教练滑单板。我心想,坏事了,莫非大一摔得很厉害引起注意?还好,他告诉我只是看到有个南方口音的男孩从高级道滑下来并上缆车,感觉他有基础,不象第一次滑雪。一场虚惊。

太阳下山,没有教练陪伴的立哥与我一起从中级道滑下来往回走,看到大一正在高级道的山脚。大一见到我们美滋滋地告诉我们,他已经成功从最陡峭的坡滑下来五次,一次都没有摔。那个从我们第一次来就觉得可望不可及的、不可征服的陡坡,大一已经征服了,总算不枉此行了。

大一极力怂恿我坐在他的单板上滑下初级道。其实我心里没底,但他诚意拳拳,我不忍让他扫兴,就决定试一试,于是按他教的办法控制方向、刹车,哈哈,真不是一般的好玩。真幸庆我没有拒绝大一的强烈推荐。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