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的ski】高风险运动

滑雪是不折不扣的高风险运动。

去年,滑了半天,全身保护装备的立哥就拉伤韧带,花了近一个月才恢复;最后一天,同样一身保护装备的大一,他的教练指导了我一下,大一就崴了手,差不多一个星期才如常。

我没有保护装备、没有一身漂亮的衣服只有普通的冲锋衣(还没有GORE-TEX)、没有头盔只带着普通的毛线帽、没有护目镜只有普通的太阳镜……连手套也是前几天友人送给我的,之前的毛线手套、皮手套、棉手套全部不给力。所有的所有,无不表现出我的不想投入,不对劲随时撤退的后路。越是没有保护装备越小心,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今天我们提早到10点到达雪场,教练反而都没空。没有教练陪着他们,不安的反而是我。请教练有两个作用,一是教授,二是保护,就如额外买的安全保险。这些教练费用与摔伤后的医疗费、误工费相比,还是很划算的。

立哥一直在初级道练习刹停,我与大一结伴上中级道,每次从中级道下来,还得去初级道看看立哥,我们仨就如回到2009年游泳。有惊无险过了一个上午。

下午立哥的教练到位,大一决定不请教练自己练。我与他继续一起结伴上中级道,一切正常。

单板需要频繁的上板,落板。一般都要把板从脚上脱下来抱着上缆车。大一熟练后,想偷懒不脱,直接脚蹬带板上缆车。单板超过一米,他必须自己坐一张缆椅,我就只好坐在后一张。

蹬着滑板下缆车是技术活。我在后面看到大一的缆椅离目的地7-8米就把安全栏抬起,还使劲向前挪,看着下面几米的山谷,他一失重心就会掉下去,看得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儿。

两脚一碰地,大一就迫不及待要下来,因为缆椅还继续向前,他必须从左边撤离。双脚固定在一块滑板的他灵活性大减,脚一着地撤离不及时,被缆椅绊倒。我在后面看着这个177米的大个子,笨拙地被绊倒后,顺势趴在地上,让缆椅在他身上掠过后翻身起来避开我坐着的缆椅。双脚也蹬着两快一米多滑板的我,看得胆战心惊。这场面就如看好莱坞大片里的大货车从人身上驶过一样。

有惊无险之后,我与大一剧情重组,我问他为何可以在准确的时间爬起来。原来,在缆车上的十多分钟,他一直在构思下缆车的方案。方案一是顺利起来滑到左边,在拦网处定住;方案二是在缆椅拐弯前起来向前滑,大不了先前“扑街”;方案三是失手后的应对。他是看到缆椅的影子掠过后才翻身起来的。

我让他以后多观察人家玩单板的如何带板上下缆车,让他请教教练具体操作办法,结果他告诉我,人家一般会把滑板从其中一只脚卸下来,一脚蹬着板。

今天还有一个小插曲,立哥领的雪杖,工作人员以他的个子作为标准,给了他两套125cm长的。我用起来就太长了。从中级道下来时,半路看到一个高个子的帅哥拿着两根短雪仗,于是我就提出交换,对方爽快地答应了。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