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80(岁)后》

173705688201307091033513159353537547_001_640

晚饭前得知高寿85岁的民建老会员WX叔走了,黯然神伤。WX叔不是父辈、祖父辈的世交,也不是朋友同学家的长辈,与其它这个年龄段的忘年交一样是我的朋友。以前饭局我一台车子坐不下全部忘年交。现在,走着走着,我的车子再也坐不满了。

那一年我27岁,退团迫在眉睫,我不想在28岁后政治面目一栏填写“群众”,于是开始着手找个组织投靠。机缘巧合,我加入了当时门槛很高有发展人数限制的民建。然后,也因为我的加入,当年的会员平均年龄降低了半岁。

作为党派里最年轻的一员,平时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与比我年长40多岁,从辈份上可以当我爷爷奶奶的耆英一起。民建的成员主要以经济界的为主,在改革开放初期,他们首当其冲,对本地经济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也正因为有他们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仅顺德一个区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三四个镇多年进入全国经济发展前十位。

有这样背景的耆英、精英,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向年轻一代又一代津津乐道。但他们没有,与他们相处非常非常舒服。与其它人不同,我从不称他们为“X老”、“老X”,我只称他们为“XX叔”,不知道是称呼的原因,还是我的年龄与辈份实在太低,多年的相处我感觉他们已经把我当侄女看待。他们的心态很年轻,前几年齐齐自诩为“70(岁)后”,每有一人荣升“80(岁)后”必定举杯相庆。

我习惯每次活动后,坚持把他们送到家门口。所以,相比其它人,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与他们云淡风轻地相处。老人们长着长着就成小孩,只要用与小孩子相处的办法与他们相处,他们就不会抗拒你,还会对你的乐于倾听给予最大的回报,把他们的心得体会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你。

第一年参加C叔的生日宴,我独自进入宴会厅,站在门前迎宾的晚辈我一个也不认识,也没有一个亲属相信眼前这个年轻女子是老爷子的朋友。C叔一头白发、腰身笔直、温文尔雅,每次看到他我都想起外公。

H叔70多岁还是关工委(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的成员。某次某场合见到我爸爸,不停夸我高姿态高风格,说我谦恭礼让,无论他如何推荐,我都坚决放弃竞争党派干部,让我爸爸乐了好一会儿。他还介绍我认识因孩子青春期而发生问题的家庭让我学习参与协调。H叔参加完党外人员培训,一有机会就必定会与我谈心得,最深印象的一次是讨论苏联的解体。最后一次见面是换界选举,他在神智模糊时仍然身传一招如何玩官场游戏,叹为观止。

ST叔不爱麻烦人,每次活动从不会主动提出坐我便车,如果我不主动联络他,他就会另想办法;每次我送他回家,他都让我把他放到公交车站,让他自己坐公交车,不愿意给我添麻烦。他儿子每年都给他办寿宴,每次他都亲自来电邀请,从不假手于人。他有个留学读人力资源的孙女,也许因为这个原因,他特别爱与我聊人力资源相关工作的情况、前景,就差未介绍孙女给我认识。上月他来电邀请参加他的寿宴,我刚好在外,希望明年不要错过。

P老师是唯一一个我没有称之为“叔”的人,虽然他与我同姓、与我父母有交往、且年龄上足以做我的伯父。作为一名资深老会计,80高龄仍然被聘请为顾问。管理会计上的问题,我一有不懂就直接打电话问他,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称他为“老师”,还能称呼他为什么呢?我们曾多次出游,他对新事物的敏锐与接受能力会让你觉得他的心理年龄只到60岁。近来他一直力劝我接受他校友会负责人一职,我以“不喜欢”为由拒绝了,让他非常失望。

今天去世的WX叔,身材魁梧,85高龄看上去最多70多。三四年前,我参加他的钻石婚纪念时才知道,他曾作为全国劳模被毛爷爷接见过。他很低调,从来不得瑟这些,甚至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整天乐呵呵,既不会抱怨退休待遇、也不会愤世嫉俗。他经常是我送回家的最后一位,只要我请救,他都会把公众场合保留的意见与我分享。上上次见面我还夸他老当益壮,上次见面就已经抱恙,然后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本来想明天参加他的追悼会,刚刚接到他家人的通知,按他的遗愿一切从简不开追悼会。

……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开始害怕面对生离死别。老人家聚会回来的情绪低落十有八九是某某先行离去,这种心情再怎样感同身受,都及不上一次亲身经历。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去WX叔家里送他最后一程,不想再出现C叔寿宴家属看到我时的不知所措,我决定换种形式用文字表达我对逝者的悼念之情。

写此文时,脑内总在回响着谭咏麟的那句老歌——

“总相信 八十岁后

仍然能分享好戏

纵已失去浪漫气氛

往日情节亦记起

每一个画面里 每一个灯影里

如重播一切 有我共你”

(图:Kenshum)

类似文章

4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