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一个人的斯里兰卡 之 有谁与共

此行斯里兰卡,只是我大大小小长长短短广义狭义旅程里的其中一段。它并不是我的第一次说走就走;也不是第一次独自出行,更不是第一次不做功课,自然也不可能是第一次出境了。如果一定要为它加个定语,就只能是“第一次说走就走不做功课的独自海外游”。

从不写游记也不爱看游记,出发前更加不能看,每次一看就连取消行程的心都有。与人和人交往一样,与一个地方的亲密接触,也有第一印象。第一印象有且仅有一次,弥足珍贵,上网大量搜索目的地资料图片后,到了目的地很可能就变成感受别人的感受了。

出行前不做功课的人,很难与人结伴,也很容易与人结伴。难,是难在没有计划,没计划就肯定没有行程表,更加不会有预算。谁有勇气不顾一切与无计划无行程无预算的三无人员出行?难,难在三无;易,也易在三无。没有计划,旅伴的计划就是自己的计划;没有行程,旅伴的行程就是自己的行程;没有预算,旅伴的预算自然也是自己的预算。只有你不愿意结的伴,没有不能结的伴。

过去二十天里,陆陆续续有人加我微信,我也积极主动地加别人。意外地发现,那些到处主动找人结伴的,很多都从未有过与陌生人结伴同游的经验。其中一人竟然在出发前一天才问我:“结伴出行安全吗?”

我有多次出发前就结好伴的经历,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我的第一次与陌生人结伴结上的是“魅力无法党”的“滇凤藏龙行”,80-90%的人员来自纪律部队,组织、分工、配合、沟通、协调等,全部无懈可击。以致后来曾经沧海难为水,无论与谁结伴同游,都没法找回第一次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缺点,我只能说意见太容易统一了,有人提建议,几乎没有人反对,我根本分不清是真的意见统一,还是有人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巴丹吉林沙漠的结伴又是另一典型,其中六人互相不认识,我是其中一个。意见不容易统一,一旦统一,就是真正的绝对的统一,绝无碍于情面委屈求全。互不认识的人越多,越不容易有小圈子,越不容易有人落单。

与陌生人结伴同行有利有弊,最大的好处就是分摊车费、房费,吃饭可以多吃几个菜。但涉及价值观的问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象我一样,住四位数的房间和睡学校仰卧起座的垫子都真心没问题。

出发前就计划与陌生人结伴同行全程是非常冒险的出行形式,三五七天大家忍让一下就过了,两三周的话,就不是“忍让”可以解决问题了。事实上,结伴去文明古国时遇上不爱看博物馆爱买名牌的旅伴,几率还是很大的。

与陌生人结伴冒险,那与知己好友闺蜜出行总保险了吧?粤语有句俚语:相见好,同住难,同食同住更艰难。我真心舍不得把一段多年的友情压到一段旅程中去检验。前几年微博上有段话我印象深刻,大意是“几个好友旅行回来,必定会走丢一个。”

出门在外,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也不想照顾别人,除了家人。我的另一半表示对斯里兰卡完全没兴趣,就如我对梅里雪山对雨崩徒步完全没兴趣一样。第二个知道我订了机票的妹妹连想都没有想与我同行。我的三个强劲支援有问必答,从不“剧透”,还给我定心丸:斯里兰卡民风淳朴、食住行消费低、公共交通发达、不需要拼车拼饭、沿途独行散客多随时可以结伴。好友小飞龙还问我是否需要她的客户接待,我婉拒了,只把这关系留作应急之用。

离出发不到一周,我基本上已经打消了结好伴同行全程的念头,转为多认识几个同时间在斯里兰卡的国人,有突发事情时有个照应。境外游有个特点,英文最好的那个人自然而然会成了团队的发言人,大家小圈子先交流,有事就找这个人对外。也就是说,不结伴的我身边连个说中文的人都没有,反而可以有更多机会全程投入与当地人的深入交流。

上海的cccosoca是我在嘉峪关火车站出口觅到的;台湾的嘉兴夫妇是我在吐鲁蕃大街上捡到的;日本的秀是我在去澳门路上在漫天要价中救出来的;深圳的Vicky夫妇是我在去柬埔寨的飞机上选出来的;西安的楠楠是我在回广州的飞机上被她搭讪回来的;武汉的Sean是我在去张掖的动车上搭讪回来的;大禹、琳琳、牛乳多多是我去珠峰大本营时拼回来的;美女西瓜更厉害,是我在纳木措拼房睡回来的……大家就不用再担心我出门没伴了。

相关链接:【艾薇】一个人的斯里兰卡 之 一意孤行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