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绎史(5)黄帝纪4

《古史考》黃帝作弩。《世本》挥作弓,牟夷作矢。【开发大威力远程攻击武器】《古今注》短箫铙歌,军乐也。黃帝使岐伯所作也,所以建武扬德风,劝战士也。【好吧,文艺兵】刘向《别录》蹴踘,黃帝所造,本兵势也。【足球,黄帝造,练兵的。今天,真黄了】《黄帝内传》玄女请帝制角二十四以警,众请帝铸钲铙以拟雹之声。【乐器,但是军法。钲、铙北京军博有实物。后世所谓“闻鼓则进闻金则退”的“金”就是这两件,影视作品里拿小棒棒敲铜锣的,那是山贼,还是不入流的穷贼,正规军和觉得自己是正规军的山贼没有用那个的。顺便说,今有人指“金”是铜鼓,这是绝对错误的提法,铜鼓于南方少数民族而言,相当于中原帝国的钟鼎,国之重器,不是敲着玩的,除了祭祀大典之外,敲响铜鼓就是召集本山、附庸村寨头人或者丁壮集合】《汉书兵阴阳》黄帝十六篇,图三卷。【兵法。这句话见《汉书·艺文志》】

摘引大段《风后握奇经》叙述黄帝军阵。“天地风云,龙虎鸟蛇,四为正,四为奇,余奇为握机,或总称之先出,游军定两端。”前锋,中军,两翼,八阵各为犄角,分工明确,或惊敌或包围或突击,排兵布阵适应地形天气。看两遍,难以想象石器时代能玩这么大阵仗。所以马骕注:“一曰握机,或言首十九字风后经,以下太公传也。”八阵余机是风后的,阵法变化是姜子牙的,这还差不多。

《论语摘辅象》黄帝七辅,风后受金法,天老受天箓,五圣受道级,知命受纠俗,窥纪受变复,地典受州络,力墨受准,斥州选举,翼佐帝德。【七辅。选举,普选传统历史悠久,当然也可说只有神话里搞普选】

《帝王世纪》黄帝以风后配上台,天老配中台,五圣配下台,谓之三公。其余知命、规纪、地典、力牧、常先、封胡、孔甲等或以为师,或以为将。【三公。旧有称“台辅”,应是从黄帝出。司马司空司徒好像也是三公。孔甲,《史记·三代世表》显示,其为殷王,不降子,是纣王曾祖辈。《搜神记》载他弄了两条龙玩,请了一个叫师门的人给他养着,某天脑抽,莫名其妙把这位杀了,可这位爷是个吃两片桃花就当饭的主儿,而且还爱玩火——就一纯种不掺假的神仙。本来吃吃花,遛遛狗,哦,龙,小日子蛮舒服,稀里糊涂让人宰了,怒!神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师门弄个水火相济的把戏,就是在孔甲王城外的山上放了把大火,不过瘾,又弄场大雨浇着。历来水火不容,他这个好,雨越大火越旺。孔甲吓坏了,知道自己这回是惹祸了,赶紧出城祭拜师门,当然也就没再放他回去。神仙虽然活得长远,可也不是为了让人杀着玩的。似乎今有孔甲时代的器物出土,如此,其去黄帝42世,不可能辅佐黄帝。或者此孔甲非彼孔甲,或者《帝王世纪》搞错了】

《管子》六相。蚩,天道,当时。大常,地利,廪者。奢龙,东,土师。祝融,南,司徒。大封,西,司马。后土,北,李。春土师,夏司徒,秋司马,冬李。【蚩尤不是被杀,且分尸了么。所以,马骕注:“外纪云,风后明乎天道。管子称蚩尤者,疑误”】

《史记》官名皆以云命,为云师。举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以治民。杜預曰:“黄帝受命有云瑞,故百官师长皆以云名为号。【前《春秋演孔图》黄云升于堂。】

《淮南子》黄帝治天下,而力牧、太山稽辅之以治日月之行,律治阴阳之气,节四时之度,正律历之数,别男女,异雌雄,明上下,等贵贱,使强不掩弱,众不暴寡,人民保命而不天,岁时熟而不凶,百官正而无私,上下调而无尤,法令明而不闇,辅佐公而不阿,田者不侵畔,渔者不争隈,道不拾遗,市不豫贾,城郭不关,邑无盗贼,鄙旅之人相让以财,狗彘吐菽粟于路,而无忿争之心。

《帝王世纪》“黄帝梦大风吹,天下之尘垢皆去,又梦人执千钧之弩驱羊万群。于是依二占而求之,得風后以為相,得力牧以為將黃帝因著占夢經十一卷。

【风后主文,力牧主武。淮南子所述,上治天下治人,确立等级制度,确定官民有别,以力牧推行,即以武力为制度背书。从来见闻驱羊群用鞭、用狗用石头,“执千钧之弩驱羊”,即不入此群者死、擅离此群者死。当然,犯此群者也死。以上官制】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