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强心针生效的五月

四月下旬艾薇“换个角度看问题”的建议,以及4月25号召开的董事长办公会议,仿佛两支强心针,令我在春光灿烂的五月满血复活。不知道哪里来的精气神儿,比之前更积极主动地开展各项工作。先是劝退了那个只说不做的BD,然后起草、公布和实施了诸如《员工守则》《考勤制度》等一些基本的规章制度,同时不停地通过网络招聘、面试市场和销售、行政和人事专员。这期间,两个人的去留令我对自已的思想方法和处事方式有了新的认识,那便是:不经意间,自然而然地放慢处事节奏,曲线向目标靠近。

Lily和Yiyi。 这两个人都是已婚不久尚未生育的小女人,亦都是HS的创立时的核心成员,现任的中层干部,但性格迥异,境况不同。

两个人都是三十岁左右,Lily人高马大,但心思慎密。Yiyi娇小玲珑,但简单直率。Yiyi的老公在500强国企任高管,有车有楼,已在帝都安居。lily的老公则是坐写字楼的普通职员,婚后仍旧北漂中,未来是定居帝都还是回归故里发展,仍在各种不确定的思考当中。

两个人先后提交辞工书。Yiyi坦言HS已经不是她当初加盟时的公司,没有适合她发展空间。她要换一间作息正常,发展良好的公司,调整工作状态,准备怀孕。面交辞工书时,还主动坦率地向我提出一些关于HS当前各种问题的意见和建议,非常坦诚的心态。她令我完全相信,这不是一个以辞工做要挟,而是真的去意已决的员工。于是,我批准了她的辞呈,并约定在她离职的当天,请她吃饭,为她送行,以感谢她过去和现在为HS所做的一切。

Lily的辞工书写得极尽渲染和煽情。诸如,在公司如此困难之际请辞非常抱歉,十分不舍,要回乡发展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选择,云云。虽然读来有些言过其实,但一片欲辞还想留,不辞意难平的纠结之气跃然纸上。所以,当她把辞工书交给我的时候,我只说了一句话:Lily,我不相信你辞工的理由,希望你慎重考虑,HS需要你留下来。然后,就把那张纸锁进抽屉,照旧安排她各项工作,当无事发生,先降降温,冷处理一下,看看她的反应如何。

结果,我发现Lily一如既往地做着我安排给她的工作,有时候似乎还更卖力,各种蛛丝马迹表示她根本不舍得离开HS。除了工作方面的原因,还有一个私人的原因是,嫁做他人妇的她,仍然很享受被前男友——研发部A仔热切地关心着的感觉。

我当然假装一无所知。但有意无意之间,会透过A仔了解她的想法和情绪,把我想说给她的话全都一一说给A仔。我告诉A仔:Lily是有价值的员工,我必须为了HS而挽留她。当这种功夫做得七七八八的时候,Yiyi的送别晚餐到时候了。我叫上全体中层干部为Yiyi送行。席间,难免有人会有情绪激动的时刻,我乘机对Yiyi说:“希望你离开HS后,工作顺利,心想事成,早生贵子。什么时候想回HS,随时欢迎你回来。我们一起工作的这三个多月,难免会因为不了解情况,批评不当,错怪了你,今晚借这杯送行酒向你和在座的同事们致歉,希望大家多多原谅。”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都被自已感动了。论性格契合,我更喜欢跟Yiyi这样的员工打交道,但若论对HS的现实功用,Lily则更重要。因为HS产品尚未成熟,市场战略方向未制定,销售未打开,做为文案的Yiyi几乎是可有可无,而掌握着研发成果和教学资料的Lily则是须臾不可或缺,更何况,Lily的工资要比Yiyi低三分之一。

这次聚餐后,通过A仔,我得知Lily的心情大大的好转,原来认为不被重用的情绪烟消云散,但也没有明确表示不辞工了。这说明,她需要一个更为确定的念头,和一次幅度比较大的加薪——哭了半天的孩子哪能没收到一粒糖就收声呢?

假装看不懂,等她来找我。大家都有梯子下台阶。

一周后,Lily来找我面谈。开场白东拉西扯之后,果然提到薪水。我表示肯定她的工作能力和职位的重要性,也非常需要她能在今后的日常管理中助我一臂之力,出任总经理助理。但HS的现状大幅度加薪有困难,只能达到她期望的加薪幅度的75%,请她体谅。

Lily欣然接受。

这件事情过后,我翻出Lily的辞工书,看到递交给我的日期是三月中旬。用一个半月的时间用各种途径和方式去挽留一个员工, 这在我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里是绝无仅有的第一次。我笃信那句广东俗语:没谁都行,没老板出粮不行。哪里有什么没TA不行的员工?

突然间发现,随着年龄增长,自已为人处事的风格已经悄然改变了。不再凌厉,不再急躁,不再意气用事,当然,也不再血气方刚。

我,真地老了。开始成熟,开始变得愿意与一切过去不以为然的人与事和解。

<img class="aligncenter wp-image-7813" alt="psb" 在线德州扑克 src=”http://hrhere.cn/wp-content/uploads/2013/10/psb.jpg” width=”360″ height=”480″ />

(图:YOU)

类似文章

3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