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匆匆这年——我的2014

1581946613

早已经过了迎风流泪对月伤情的年纪。可是,在2014年这最后的二三十张日历慢慢掀过的日子里,前所未有的,心情越来越复杂,情绪越来越波动,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无论如何,2014,都已经成为迄今为止生命年轮里最深刻的那一环,无法忽视,无法略过。

2014是奔波劳碌的一年。最初的四个月,在帝都的雾霾里穿梭。五月在济南和青岛,六月在京津城际和京广线上做客。七月在广东、八月在济南、九月十月在上海、十一月再到济南,十二月,终于在天津安顿下来。这一年在火车,城际、动车、高铁,和飞机、酒店上,花销不菲。

2014是被动的“间隔年”。在各种常规和临时的工作缝隙里,走马观花了无锡、绍兴、镇江、包头、银川和兰州,去了最爱的青岛和神往已久的哈尔滨,而所有的行走,只有一个目的:放松身心,调整情绪。

因为,2014是感情饱受重创的一年。猝不及防地,我们在一瞬间失去了亲爱的兄弟。

2014也因此而成为平生第一次静下心来,认真审视自己过去、当下,规划未来生活的一年。放弃可能的优惠待遇,申请提前退休,无疑是2014年所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2014也是喜从天降的一年。突如其来的新生命,让我成为新晋姑妈,喜极而泣。

2014年也是20年来,与父母共处时间最多的一年。既有无时无刻承欢膝下的欣慰,也有如影随形的亲不我待地恐惧与感伤。

2014年因此成为我的微信年。与家人每天互报平安,和亲友日常的亲密互动,陆续找回了失联多年的发小儿、闺蜜、同学以及“见光死党”的老朋友,也慢慢结识了一些可亲可爱的新朋友。在时间被碎片化的同时,也付出和得到了真实的爱与快乐。

2014年,50岁的自己才突然感觉到,人生原来真的很短,短到自己都还没觉得做过多少有意义的事情,思考过多少有意思的问题,结交过多少个可爱的朋友,就已经消逝了大半。而接下来的现实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活50岁。以现在我们置身其中的空气环境,食物质量,最乐观的估计,无病无灾,思维清晰,行动自如的时间不会比20年更多,如何让这20年过得悦己愉人,是一件需要认真考虑和规划的重要事情。

如果一定要在告别2014的时候说点什么的话,我想说的只有一句:

让更丰满、更自在、更有爱与温情的人生从51岁开始吧。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1. 未来还有20年还是50年很难讲,不一定 微信用多了,视力下降了是我今年不是很欢喜的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