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何】且行且记

dream

2011年元旦,在厦门。

2012年元旦,在连云港。

2013年元旦,在丽江泸沽湖。

2014年元旦,在上海。

昨天晚上,艳子跟我说,要出去跨年。我几乎一点兴趣没有。上周末去趟广州感觉到现在还没缓过来,就想好好睡觉。被她狠狠鄙视了一通,说只不过是出去喝一杯,坐一下,假装自己很开心一下。似乎也有点道理,于是我昨晚喝了一小杯啤酒,两三杯蜂蜜柠檬茶。。。这厢醉来那厢解。。。跑题了,话说昨晚和艳子闲逛时,忽然听到有宛转悠扬的笛子声,穿透人来人往车来车往的喧嚣,飘荡在魔都热闹却凄凉的上空。我们在街头听了几分钟,艳子说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我说应该是真的,听得出来不是那种完美的没有瑕疵的录音,能听出一些情绪。一瞬间自己也觉得自己好像很懂的样子,只是那笛子声真的像似触动了你的哪一跟弦,一拨一颤。如果不是艳子在旁边,只怕我真的又要矫情的落下不值钱的泪来。

大多人是一年一个总结,我这得从11年开始总结?13年干了什么?这还都得从头说起。。。

11年8月中离职,8月底开始旅行,11月结束回到连云港。冬眠。

12年初家里盖房子,那会自己也以为自己会留在老家的,一边考驾照一边找工作一边相亲。驾照拖了几个月算是拿到了,工作和相亲就是个笑话。

12年7月离开连云港回到泉州,自以为是的开始和朋友“创业”,现在看来就像小朋友过家家。个中滋味真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到了十二月,终究还是一拍两散。直到离开的那一天,我才终于在公交车上落下泪来,这其中滋味,只有自己明白。

12年12月19日,广西,云南。没有多想又开始上路,其实本来应该去西藏的,最后还是搁浅,心里总还是希望,再留留,就怕去了西藏,眼里再入不得别的风光。云南一呆又是一季。最后各种计划终因种种牵挂种种放不下而腹死胎中。那会如果能想到现在的生活,我是不是会再多坚持一下?不知道,时光终究还是把我带到了这一步。

13年1月~2月中云南。

2月中~2月底,由昆明经武汉到南京,再回到连云港。

3月~5月中,南京。4月和妹妹陪父母一起游了下北京。第一次一家人一起旅行,真是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看到父母那么开心。那么,一切也都是值得的。

5月下旬,上海。这中间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说了,反正最后还是来到了上海。这个从毕业时我就很抗拒一直不肯来的国际大都市。常常安慰自己,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有理由的。上帝安排我到这里,做这些事情,一定都是有理由的。虽然很多时候我自己也不明白。归根结底自己就是个糊里糊涂的人,过了糊里糊涂的三十几年。

6月~8月,在一家不太靠谱的对外汉语机构培训,领了个不知道有用没用的对外汉语教师资格证。这是结果,过程其实我还是蛮享受的,做的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且,总算是克服了我人前讲话的一点障碍,至少没那么抗拒了。带了一个多月的课,除了钱太少,其他还是蛮好的。常常还是想,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去做这一行。

9月底收到目前这家公司的offer,10月7号开始上班,一晃也过去快三个月。一回到朝九晚六的上班节奏,我总恍惚我又回到了厦门,每日上班,下班,上班,下班。这样的日子似乎又可以重复到天荒地老,也不需要什么理由。我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忘记自己是为何走到这里,虽然很多时候自己也心疼这时间就这么白哗哗的流走。。。

忽然想起一句歌词:

乌啦啦,就这样不停地挑战生活

再与之言和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1. 这两年你到过的地方都让我眼花缭乱了,你的适应能力真强。比起我这种蜗居族反而是种挑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