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指间舞 – 酒后上课

四分一瓶的红酒,一般情况下我不说,是不会有人发现我喝过酒的。但却被双手在琴键上发抖暴露了,老师以为我紧张,我只能坦白是酒后。

老师让我用60的速度弹十六分音的哈农1,我说我不行。之前几个星期,我都会有意无意地超出老师的要求弹得更快或者更多,而这周却严格按老师的建议,用60的速度用四分音和八分音来练手型,一次十六分音都没有练过。

车尔尼的小曲,上课前一天才勉强把最后四小节左右手配合起来。一弹,老师发现强弱反过来,和音的左手太强,主旋律的右手太弱,需要重新调整;左手拇指跳跃时,手型全走样了,需要加以注意;倒数第三小节左手直接就弹错了。

自从听老师的提醒,用打字的感觉抬手指后,左右手的2,3,4指的指尖位置明显有感觉了,有轻微的麻麻的感觉,音质自然也比原来好多了。

老师原计划如果我如果能把车尔尼的小曲弹出来就换新曲,我就提出再多弹一个星期。明知道有很多地方的处理还不够好,急什么呢,又不用赶进度。

老师让我开始练习哈农2。由于有哈农1的惯性,弹哈农2时左手总是错,所以更要哈农1和2同时练习。越发觉得练习指法很重要,慢慢来,比较快。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