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奶】无边思忆

早上起来,发现一夜风雨打湿了阳台的桌椅,外面风很大,天色昏暗,一丝忧愁略过,这是2014年12月28日的清晨。

2014年是心情沉重的一年。刚过了春节,我就一直在医院往返,在医生办公室里一次次地签名,心一次次地往下沉,我不得不思考这个生离死别的话题。及时地看了一本叫《死亡如此多情》的书,和妹妹商讨不能再让妈妈的境况再在爸爸身上发生一次,我们决定听一听他的心声。

爸爸仍是一如既往的坚强!他告诉我们生命的真谛不在于活多久,与其只能用仪器维持生命,他选择离开医院。我选择支持他的决定,爸爸在我心中一直是高大的,这次的豁达更让我佩服。回家后,他把后事一一安排妥当,和亲朋一一道别,于是在一个晚上安祥地离开了。我只为他办了一场简单的葬礼,这也是他其中一个心愿。没有通知太多人,我想如这几年都没去探望他的人,又何必再强求这最后的一程。

这一年,我讲得最多的话是“以前爸爸讲过,爸爸会这样讲。。。。。。”,梦里最多的也是和爸爸一起探讨或外出。慢慢地,我不再因想起他流泪,有时反因想起他而笑起来,但每次想到自己没爹没娘,心又泛起一股悲凉。

年末了,在这个天色昏暗的早上,又一次伤感起来。活在当下,珍惜眼前人,这是我对自己的一再告诫。望望窗外,突然发现外面洒了一地阳光,暖暖的,希望新一年的到来,我带着对父母的思忆,可以走出这片沉重。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