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冬藏

经春历夏,由夏入秋,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竹园创立半年有余,入秋后便早早撤回室内。虽然,青竹、紫竹完全可以在室外越冬,如北京紫竹院,但那都是地栽,如我这等盆栽却万万使不得,整盆冻成一块冰坨的时候,啥都活不了。

竹林安全转移到面南的阳台,那里即使是冬季也有更多的阳光。当然,还有更多的其他植物。母上大人的花园,添了这几株竹子,终于有点丛林的感觉了。

阳光很充裕,也算是难得了。看了下气温,7度,有这等阳光,又没有风,初冬时节,竟不觉寒冷。只是这等好时光,在冬季实在是不多,深秋冬初,本就是多雾季节,若是飘雪之前,一周看不到阳光也算正常,当然现在又有了霾……

再来个全景

榕树、迎春、建兰、春兰、吊兰、竹、仙人球、罗汉松、绿萝、霸王鞭,大叶子好像是叫滴水观音还是啥的。数一数才发现,竟然泰半都是南方的花草,另半截还有龟背竹、茶花和三角梅等等。北人莳南草由来已久,物以稀为贵。广东做行道树的橡皮树,在北方拇指粗细一米左右高低的就值金百元;云南农家墙间地头更像是起防盗网作用的巨大仙人掌,若运来北方也价值千金。就如鲁迅先生说的“胶菜”,虽然我在南方从未见有人在生果店贩卖白菜的,更不要说系上红绳。但确然是稀少,北方冬季遍街都是的东西,难得见到几棵,多是缩小版叫作“娃娃菜”的,当然也许完全不是一种。这个无关紧要,倒是离题太远了,扯回——

晚秋时犯了个错误。原本夏季三天一浇水,入秋后,缘于蒸发量下降,已经改成7~10天一次。结果,某一次,被我忘记了……,结果就是如图了,几乎所有的竹叶都枯尖。好在新发叶片不受影响,只是很少,天冷,生机本就减弱,想来要重复旧观,只有等明年夏天了。

相较而言,兰花竟然还要更耐旱一些,真是奇特。那一次的干旱,对新生的兰株竟然没有一点影响。两片断叶是老叶,春季时被风吹折的。

松耐旱倒不算稀奇,哪怕是南国的松。

多半年过来,几棵小小的幼苗长得颇为有声色,这两株是其中最为健硕的。只可惜,这东西生长期太长,又是在小小的花盆里,终究不会有参天那一日。

添了新物种。

那剁手节并非只剁一条单杠,还多了几头水仙。看上去还蛮茁壮,只几天工夫已经有根生出。

小时候,家里是要养水仙的,只是很久不曾养过了,今年重新来过。当然,还存了点心思,北人养水仙,只用水养,待春节花开过后便弃去,来年重新买过。向来如此,少有人存下鳞茎使其复壮的。我打算试试,反正并不碍事,空余的那个3号盆正好也派上用场。

另外,卖水仙的店铺莲子打折……,当然又购入一批。上一批全军尽墨,一直耿耿于怀。拿了三颗泡上,余下的明年春天再说。冬天不是荷花生长的季节,这个真是奇特的现象,大多数植物南方都比北方绿的长久些,花开的多些久些,甚至在北方秋冬几近休眠状态,到了南方却四时不败。惟有这荷花,南北几乎同时衰败,北方的荷塘,入秋后就只余残荷,南方也一样。希望这三颗小莲子能成长吧,在暖气房间,LED灯光照射十几个小时,要是活不了,那真只能等到春天了。

 

竹林没了,窗前一下子空寂很多。夏天时常来竹林玩耍的麻雀们也不见了踪影……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