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窗台竹园——第五周,又是一周的杯具

我几乎已经忘记培养植物是多么需要耐心的一件事情,所以,以“周”做为记录单位,显然不明智。尤其在虽然已经进入5月份,气温却还挣扎在20℃左右的北方。剧烈的温差明显不适合植物生长,特别是我选择的几乎全是江南或者更南的品种。

就在上周气温看似已经稳定在20℃以上,似乎温暖的季节已经来了的时候,我决定将一盆竹移到室外。然后,就是这一周,已经持续了三天的大风,直接将气温从27拉低到7℃。对于新嫩的竹苗而言,无疑是艰苦的考验。相信那几株和我一样期待一场温暖的春雨的竹子真心悲剧了。

七株新发的幼苗,除了两枚已经长到10cm以上的植株几乎不受影响之外,其余均明显受到温差地摧残,两枚刚刚露出土表的新芽顶端锈蚀,几乎完全停止生长,而且估计再也没可能生长了。也就是说,俺的竹林再次减员两枚或以上。

当然,好消息还是有的。其一补栽的三株竹子几乎已经可以确认全部成活,当然,因为初移栽的缘故它们还在室内,没有接受狂风的冲刷。其二则是意外之喜,就是这补栽三株之一的青竹,竟然新发出一枚新笋,而且在一周之内已经达到15cm高,这真是意料之外。对比之下,可知在北方环境中,一两年的青竹最易移栽、金镶玉次之,紫竹最为艰难。忽然就无限好奇,北京的紫竹院,当年是费了多少气力才成就这么一个园子。

罗汉松倒是很容易活的东西,所有移栽的幼苗,无论是水培还是种在竹盆的,全都活得很好。甚至有几株已经吐出新叶。

PICT2527

 

莲花有了一点小变化,每株都长出了第三只叶柄,包括最初因我的失误而枯萎了两支叶柄的那一株。然而,即便如此,即便已经有了9支叶柄,却始终只能称之为叶柄,没有一枚叶片张开。当然,既然说到变化,自然是有不同。这个不同自然不是植物本身,说实话,这些植物尤其是莲花,看似变化实则一个多月始终不肯进阶的表现已经要把我的耐心消磨干净了,于是,我加了些新的元素——两条金鱼。没错,莲花缸现在又恢复到鱼缸的水平。最初,莲缸里面是有1/4的泥土,而且因为没有找到河塘泥的原因,那些泥土中必然又加入了肥料,当然是有机肥。养鱼只是一时兴起,不过我并不清楚这种“肥沃”的水环境中,金鱼这种纯人工养殖物种是否可以成活,毕竟我所知所有的养鱼的人家都是清净的水。

所以,最初的想法就是,若死掉了就深埋入土层,权当给荷花加餐。水肯定“混浊”的,一个玻璃方鱼缸里面填上1/4的泥土,不可能和纯粹的水成鱼缸一样清澈。我个人的感觉,更类似自然水域边缘——可以从鱼缸的上方看到两条红色的金鱼的位置,但是,当鱼在缸的一端躲避烈日的时候,从另一端却看不到里面有两条鱼。

也许很多人,包括俺家老佛爷,会觉得浑浊的的水里面,金鱼无法生存。但是,实际上金鱼生活的很好,很安逸。它们通常静静的悬浮在距离土层不远的地方,尚未见到其如净水养殖的金鱼常见的那种鱼儿浮在水面吐泡的现象。当然了,我绝对不会在缸里加供氧机,任谁都可以想象一个气或水的喷头在底层是泥土的水体中会造就怎样一缸浑黄色的泥水。

反之,我觉得这样的的状态很好。很自然,所有的东西都应该让它处于自然的状态。尽力的模仿自然的环境,纵然干预也要尽力的保持自然的状态。当然,其实我是没这么高的境界,只是无意中在一个玻璃方鱼缸里实现了这样一个小生态环境。虽然荷花的叶片尚未张开,虽然新近移栽进去的铜钱草还未出水,但是鱼生活的貌似不错。这样很好,不同物种间安逸的平静的共存,植物提供氧气,鱼粪提供肥料,若果能成功,则一个小小的生态圈将在我手中建立并延续。想一想,很可能建立了一个生态圈,哪怕它很小,哪怕只有单调的几个物种(没有显微镜,微生物无法考察,但是我确信有),却依旧令人兴奋!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