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窗台竹园——第六周

周中接受建议,将竹园相关独立出来一个新的子栏目。顺便也将抄书、食单等分列,各归一目。

竹园的初建期已经结束,原本不打算继续每周更新,植物生长需要时间,度过初移植的生死考验,进入稳定成长期之后,似乎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记录。不过,既然单列自要继续,权当这一系列在北国生存的南方精灵生长过程之观察记录。本周即对初建期略作一个总结。

这就是目前的规模的了。幼苗5棵12345,成竹4棵,ABCDE。AB金镶玉、C紫竹、D青竹。幼苗1青竹、2金镶玉、34青竹、5紫竹。成竹E是死株,因其根部生发出幼芽5,暂时不清除。虽然应该清除掉,但是手头没有合适的工具,担心用现有工具晃动整体可能对5造成损伤,过一段时间再说。

1号盆移出室外最早,上周末开始的延续4天的大风降温也对其造成近乎灾难的破坏。abc三株幼苗死亡,其中a是最早生发出的幼苗。234也有损伤,只是问题不大,应该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后恢复。看位置,4应该是和a处于同一竹鞭的幼芽。

1就是上周提到的青竹新笋,生长很快,拍这张片时候距离护栏横肋还有一段距离,写这些字时已经超过横肋5cm,而且顶部尚未有叶片张开,应该是还有很大的继续生长空间。

两个竹盆,其实还是有些区别,除了基质和兰草之外。1号盆没有施用基肥,最初的设想是椰砖既然不是真正的土壤,也就是属于一种无土栽培,自也不存在板结问题,故而是打算一直施用化肥。但是因为第一次购入的生根粉的问题,现在我深切怀疑买到假货了。这个盆里的植株都算不上健康。孱弱,就是这个词,苗最高不过1尺,成竹也只十数片新叶。2号盆则除了最初使用生根粉浸泡之外,盆底使用有机肥做基肥,肉眼可见其生长之茁壮。

因之可得结论,1/竹子对肥料需求比较大,基肥一定要用,而且多些比较好。2/买来生根粉要检查,半透明晶体,水溶液无色透明,沾手无感方为真品。若白色粉末、水溶液白色有明显沉淀,皮肤有灼感为假,不可用。

碗莲,目前还是无法定论,目前张开的几个叶片都是浮在水面,若全如此,则是睡莲而非荷花,可又有几个新叶稍稍脱离了水面,恐怕还要再等些天,等有新的叶柄出水才可以。

罗汉松真是坚韧的植物。竹盆里的十数颗幼苗已经抽出新叶,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必可参天,问题是它们有时间,我未必有,这个不是悲观,相信没人想和一棵松树比寿命……,总之几乎不必担心这些未来巨木的幼生体了。

坏消息还是靠后吧

其一,拯救行动失败,最后一株铃兰凋落。竹园之铃兰离奇死亡事件终成谜案。

其二,新基质试验失败,事实证明不是什么废物都可以发挥余热。废茶和咖啡渣的混合基质,无法适应植物生长,一周时间,坚强的爬山虎已经快被整死了。本着生命第一原则,把它们从垃圾里拯救出来,放进清水里恢复生机。

混合基质我觉得还有可图,毕竟都是植物,植物腐败必然有可循环物质,但是腐败会有热量,估计爬山虎就死在这上面。而且还有个问题就是咖啡渣会浮在水面,单纯用这东西培育,极容易板结。全部取出用塑料袋封存扔一边发酵去。过了夏天,明年再试着和其他东西混合看看效果再说。

So,今天就这些吧,留点料下周再说。

题外。近期喉舌鼓吹净化汉语,聚焦于WIFI之类,其实舍本逐末。语言之途必要融合才有演进,必要演进才有活力,适合既可不必强求。就如So,只敲3下键盘,“所以”则要敲6下,So,于我辈懒人,So比所以好用,当然,我更倾向于用“故”,和So一样简单,比So更合习惯,只未必符合现汉规范。

故,就此搁笔。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