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窗台竹园——秋

转眼立秋了。

北方的气候就是这样了,虽然日历上还在三伏天,可是随着立秋节令的到来,溽湿的暑气即以可以感受到的速度消退下去。气温再难上到35゜,晚间亦变得凉爽,空调在一些不很贪凉的人眼中也变得可有可无起来。

我那些南国的精灵,我的竹、兰和幼松,经由春季烈风、干燥、冷热倏忽交替的筛选,夏季烈日炙烤暴雨冲刷,已然逐渐适应了北国的环境,虽称不得蓬勃旺盛,却也生机盎然。

是的,生机盎然,历经神秘的莫名死亡、团灭之类悲催事之后,顽强生存至今的,都尽力展现着生机。

十一周时,约略地统计了整个计划,现在是第二十一周,再统计一次就是——

十八棵竹,购入时10竹根8成株,仅存4成株,另有一只竹根成功发芽生长。但是三株成竹自行繁衍出4株新竹,历经一夏,长得颇为可喜。成竹除最早一批仅余的那棵之外,亦不断有新枝新叶生发,算得生机盎然。

24株兰,建兰2、蕙兰10、春兰12,分作三丛,共计枯死2-3株,倒是三丛各抽出少则三五片,多则八九片嫩绿新叶,亦算得生机盎然。

罗汉松倒是惬意的很,自摘去幼松顶端之后,未见树干加粗,倒是侧枝旺盛的几乎与树干等长。很显见,我欲人工干涉使这树本茎粗壮的法子是败了。有时候我在想,要不要让那三条妖娆的侧枝更加妖娆些,比如盘曲成羊毛卷状……,哦,我已经不对这厮的“树形”有任何期待了。

盆景这类当然是很美,当然得是那些很好的盆景。我想没人会不喜欢盆景,方寸之间凝聚了对自然、对美、甚至对人生和未来的理解和盼望,很了不起。只是,比较起来,我更倾爱那些山石的盆景,没什么亭台楼阁的装饰,纯粹的山石堆砌的小小的崇山峻岭。植物的盆景是麻烦的东西,于制作人,于养护人都是如此,不喜欢麻烦的东西,其实就是懒~。另一说就是觉得,植物自然地长大长高茂盛已经很好了,何必去弯折它扭曲它,迫使其在幼龄体现出那数百年高龄的姿态?就让植物自然的生长就很好。这大概算是矛盾,一种植根很深的矛盾。比如国人爱盆景,爱之却无才者,不惜巨资购置;更有爱甚者不惜代价慢慢的制作,无限倾注自己的才情年华于其中,极尽可能雕琢修饰。而盆景最高的境界却是绝看不出雕琢的痕迹,整个作品要浑然天成,这四个字要做到绝不容易,也决然的矛盾。

扯的有点远,还是拉回那十几株所谓的水生松苗,纤细的连木质还没形成的幼苗。期待啊,想看着它们慢慢的会生成何等样貌。

秋天了,冬季不远,这些南国的精灵将第一次历经北地秋冬,希望都安然吧。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