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的eye】64–培训班作业 – 摄影中段考

20140811 (14)

摄影培训班结束,要求每个学员上交十张能代表自己的照片。对于挑选照片,我已经历选择困难-容易-困难-容易-困难两个半循环了,对自己拍的照片同样也经历了时而沾沾自喜时而全盘否定的不同阶段,这个螺旋上升的循环还会不断继续。

整理照片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从决定开始学拍照片到现在,拍了差不多15000张照片,万幸开设了《艾薇的eye》这个栏目,逼着自己每拍完一辑照片就加紧筛选,及时归纳总结,除了对学习有帮助外,最大的优点是可以治愈拖延症。我之前记录了63篇摄影总结,平均一篇10-15张照片的话,我等于已经从15000张中初选出约900张。前期的习作基本上是“海拍”,运气好可以出来一张稍为好一点的。经过学习,从900张中选出50-60张顺眼的就变得非常容易。而从50-60张里再选出10张,就困难多了。请了几个朋友帮忙,最终选出了下面的十五张。

这十五张照片有些曾经在一步分享过,有些是随手拍,到处放着。这次阶段总结,最大的好处就是对整理照片有很大帮助。之前难以取舍的练习照,经过这次小结之后,可以放心地毫无遗憾地删除了。

有意思的是,过去的日子里我试用了四五台相机,这次除了黑卡II外,每个机型都选出了不少于一张的照片。由此可见,我不是器材派,对我而言用什么相机好象区别都不大。

下面这两照片是手机随手拍。

20140811 (1)

《在云端》

20140811 (2)

《仿如秋天》

下面两张用微单拍摄。无独有偶,两张表现的都是“红”。

20140811 (3)

《绍兴花雕》

20140811 (4)

《红海滩》

《红海滩》是我第一次尝试做后期。2011年去新疆时认识的老大,偶然会来看我的照片,但从不置评。直到红海滩这辑照片出来,终于发声了。

以前一直用微单的预设模式拍日出日落,《最后一班渡轮》是第一次自设参数拍摄。必须承认,此片的运气成份很大。

20140811 (5)

《最后一班渡轮》

《郁金香》找了很久都找不到原图,使劲回忆,想起当时用的是定焦镜头,估计原图里画面的内容很多,我是二次创作重新构图得到的《郁金香》。两张偶然所得的照片,都是用高端相机所拍,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当时用的是微单,还会有《最后一班渡轮》与《郁金香》这两张照片吗?

20140811 (6)

下面的照片全部出自佳能的50D,我越来越喜欢这台相机,重量、大小都刚刚好,操控便利而且不娇气。无论弱光、慢快门、长焦距都能被我持稳,可见它有多么地适合我。《摄》、《后巷》都是摄影培训班实操课的练习照,也是选出来的两张人物照。另外几张被大家喜欢的《聆听》(老头含情脉脉地听老太太讲话那张),因为有太明显的缺陷,就没放进来了。我还不会拍人,希望下一阶段能学好拍好吧。

20140811 (7)

《摄》

20140811 (9)

《后巷》

下图是弱光拍摄的“顺糖”系列中的一张。“顺糖”系列是一组很特别的照片,【艾薇的eye】51-弱光下的工业厂房-顺德糖厂 让大家都留下深刻印象,它与我之前写的【艾薇的eye】21-《紫荆园里的紫荆花》一样,照片是围绕某个主题的组图,被我用文字串了起来,这些照片是很好的插图,但单独出来一张一张看,还是略有不足。最终只选了下图的《洗手盆》。

20140811 (8)

《洗手盆》

《透绿》被很多人喜欢,无论是摄影爱好者还是完全不懂摄影的人,我当时是跟着老师拍,偶然得到的,估计老师相机里的更好。

20140811 (10)

《透绿》

《水墨荷》出来之后,我才发现家里楼梯间有幅家人从甘肃博物馆买回来的某画家的水墨荷花,一样的,其它都是黑白,花儿着色。看来画画与摄影是相通的。

20140811 (11)

《水墨荷》

在武隆地缝拍下面两张照片时,特别郁闷,我带了脚架旅行,却忘在酒店,没带到景区。结果不得不调高ISO手持拍摄。从相机看照片时,我就已经知道《地缝》必定是此行的最大收获。

20140811 (12)

《地缝》

20140811 (13)

《润》

过去八个多月,我一有空就在家里拍午后的咖啡,一直拍一直拍,拍到大家都以为我喜欢喝咖啡——我好象没有听谁臆测过,天天画蛋的达芬奇喜欢吃蛋。过去的八个多月,好象就为了此刻拍摄嘉陵江边这杯咖啡。本想做一下后期,把背景压暗一点,试了三四次效果都不理想,于是决定留着反映真实水平的原图。

20140811 (14)

《午后咖啡》

学习从模仿开始,模仿完之后必须要强迫自己拍一张属于自己的照片出来。如果我脸皮厚一点,不觉得纯山寨太丢人,就不会有下面这张照片。

20140811 (15)

《盐罐》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