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竹园一年(2)图

其实,只从图片上看真心是欣欣向荣。

是不是有些“丛林”的感觉了

 

小小的罗汉松水生苗,死去的已经远去,存活的,顽强无比
芍药,可怜的娃萌发于数九寒冬,更经我初春时节倒盆,两天了,倒也依旧像模像样。
郁金香,河南(hélán)国花。后来出了一个花葶,只是蔫巴巴的,不指望能开花。没放心思在它上,甚至没检索过这花的习性,只是任其随意的生长,如果这么简单就搞定恐怕也就算不得国花了。
郁金香的蓓蕾,蔫巴巴的,肯定开不了花了。和去年的铃兰一样,初生的叶子算得上茁壮,却不明原因死亡。这东西是鳞茎,希望顽强些吧。

 

水仙。从这幅开始庶几可算摄影作品。此后数幅照片,努力寻求完美构图,奈何力有未逮,还是拿相机太少的缘故。

 

水仙的花蕊。
紫花风信子。
再一张紫花。“特写要拍出质感”,微距也一样,这张庶几可以达到标准。

 

白花风信子。两株风信子都没有长出长长的花葶,不知道为啥,也许暖气边太暖?晒太阳太多?好在都在春节时分开花了,花期还挺长。

 

还是白花风信子。我喜欢这张。

 

上午10点多的竹叶,这种亮银的边缘太吸引人了,只是拍的效果不好。
这是从俺家老太太的一大盆绿萝里掐下来的一段,这种在南方用作做防尘植物的藤蔓,在北方很受欢迎

 

给张特写

下面两张是老太太的存货,奈何从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看图识花”引擎检索不出叫什么名字

水仙,风信子都已经凋零了。忽然有个想法,何必只拍盛放的花朵,残花,或许另有一番滋味。

下一篇将是几张水仙、风信子的残花。我觉得还好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