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水仙睡醒了

看了一下,上次更新种植报告还是在五月。

荷花又一次全灭。已经没脾气了,放弃。

又播了些种子,捕蝇草没长出来。香菜倒是长得挺好,不过吃了几茬也就没再理会。

竹子保持每周三六浇一次透水,六月、七月各施肥一次,买的一种白色颗粒状的复合肥,省事效果也不错。只是几株成竹一直半黄半绿,也即半死不活的状态。若说是不好,却也不对,竹鞭旺盛得很,不停地有幼笋破土而出,成竹之下已经茂密得有点不像话了。

天气转凉了,再过些天就得收回室内,届时必要芟除一些。

年初的时候,将春节应时的水仙、凤仙、郁金香统统剪去老叶,蒜头埋进了空闲的大盆,放在背阴只见夕阳的角落。网上的资料讲,这类东西在炎热季节会休眠,倒也乐得省事,只在浇竹的时候将桶里的残水泼洒进那个盆里,六月或者七月时候又扔进些肥料颗粒。经春历夏,并無半分动静,反倒是不知何时飘落在盆里不知名树种长得茂盛起来。

第一次这样栽培水仙,未知方法是否得当,更未知效果,只是得固欣然失亦无妨而已。却未料在天气转凉之后它们竟然真的“睡醒”了。

只是看这几株新叶的位置,应该只是水仙,凤仙和郁金香还没动静。既然睡醒了,必要好好的补一补。十月始半个月施肥一次。花卉用化肥最好了,不会弄得一屋子臭气熏天。而且水仙的蒜头越是肥硕也许开花的可能性越高些?争取让它开花。

小树也许是香椿,也许是臭椿,这两种我分不清。

香椿学名楝,王安石“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就是香椿了。不过现下这种树对我等凡人而言完全没有那么浪漫,惟一的益处就是每年春季的香椿炒鸡蛋、香椿拌豆腐。天津北京有些人好这口如痴如醉,我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特别好吃的。

臭椿学名樗,在很久很久之前就是声名狼藉的恶劣树种。白居易“香檀文桂苦雕镌,生理何曾得自全。知我无材老樗否,一枝不损尽天年”。这是自谦。樗栎并称是废柴的文雅典故,《庄子》“吾有大树,人谓之樗。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立之涂,匠者不顾。今子之言,大而无用,众所同去也”。树很大,但不堪用,所以人皆不爱。

希望这小东西是香椿吧,明年春天还有点吃的。不过看这树杆的模样,臭椿的可能性更大些,若果然,明年春天就把它移到院子里去。

类似文章

4条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