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种荷移竹栽松

一个盆里竹子越发茂密,一个盆里稀稀疏疏,决定将两株新发的幼竹移动移动。

挖开约五六厘米隐约可见竹鞭,第一次刨竹,不敢太用力,怕伤了根,结果是一棵和地上植株差不多粗细的横鞭。上面的白色横根是兰根,下面的丁字形才是竹鞭,这道鞭从兰丛底部穿过。

从植株两侧截断,还带着长长的须根

继续挖,一鞭两笋,距离太近,一并挖走

这是4月初的事情,一个月过去,移栽的竹苗已经枯死,可能最终还是伤了根,倒是最小的笋芽长成了成笋,而且近两天已经要抽叶了。只是有个貌似严重的问题,这一年来,虽然新发竹不少,但是成竹高的也就一米余,而且茎杆细弱,竹鞭也同样细弱,不知是否盆栽的缘故。今年计划加大水肥量,椰砖土不担心积水,买了两袋复合肥,按说明15天施用一次,且看今年能否出壮实些的竹苗。

移竹的时候,顺便将几株松苗集中到一个小花盆里,毕竟竹盆对于松树而言还是太浅了些。

根系很长,若依着印象里的树根基本和树冠的范围差不多下铲子的话就要犯错误了,以考古发掘的精神,用竹签沿着根部,一点点的剔開土层,根系差不多是地上部分2-3倍长。即便是放在这个花盆里,也要盘转一下才可以。

自然不能少了荷花,去年种荷失败,一直耿耿于怀,奈何这东西非时节不长,到时节即败,这点真是诡异,几乎任何一种植物,南方总是比北方早一季,比如广东人习惯在春节时候摆上一株盛开的桃花,而华北地方则“桃三李四”;亦可以从广西开始一点点向北走,每个月都可以看到油菜花,一直到八月份的西藏,而荷花,差不多六月开花,十月残叶,南北皆然,完全不受地方时令的节制,很奇怪的东西。

还是去年的那个鱼缸,只是今年不在铺满土,用两片风化的岩块将之分成两份
无土的小块养草,金钱草,和荷叶很像,万一今年依旧失败,缸里不至于太难看
当然少不了两条小鱼
小荷才露尖尖角

美丽的莲花,水下茎杆是一派张牙舞爪的做派

老太太的三角梅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