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恩】又错过一个中秋节

第二周,第二个电话,打给了我堂弟。

 

我就这一个堂弟,小时候周末在爷奶家,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记得初中毕业的时候流行相互写毕业纪念册,“最喜欢的人”一栏,我填的都是堂弟。后来,我上大学了,也就每年寒暑假回家见几次。后来,他也上大学了,我们时常在QQ上聊聊。再后来,我工作了,他来北京读研了,我们偶尔在QQ上聊聊。再后来,我职场不如意刚换了个新工作,诸事不顺;他硕士毕业进了某大银行总行,顺风顺水平步青云,我们就很少联系了。

 

为什么我们同在北京却很少联系呢?大概是我的玻璃心吧。这么些年,屈指可数的几次和堂弟在北京聚餐,我都吃很累。一会听他说他的高大上工作和待遇,一会听他说那谁多没出息,那谁又多糟糕。我想到那句歌词,“谁不在场就拿谁当话题”,心想自己在其他场合肯定也被他鄙视过无数次吧。越想越累,于是我选择了退缩以自我保护,就很少联系了。

 

堂弟回家肯定跟奶奶抱怨过我在北京很少联系他,过节也不叫他来家里吃饭。今年4月奶奶住院,我和老公回去看望时,奶奶还跟我说起这事,叫我要多关心堂弟。我明白奶奶的意思,老人家肯定是希望孩子们都相互和睦友爱,相互支持帮助。其实我也很感慨,本来是最亲的人,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个周末,正逢中秋,那就打个电话约他出来一起吃个饭吧。电话响了很久才接起,很久没听见他的声音了,还是很亲切熟悉的,感觉到他接到我电话也很诧异惊喜,整个聊天过程很轻松,我问他有安排不,一起吃饭呗,他说正在开车去龙德广场的路上,要去买个什么东西来着。然后,作罢,改天再约吧。其实都是我自己的心魔心结,解开了,让阳光照进来,都会好起来的。

2条评论

  1. 看文章时,我想到马世芳在《听说》某一说里说到李宗盛。李宗盛的作品之所以打动人,就是他直面自己的内心,并且敢于剖析自己。看《天涯咫尺》时,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