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西学-佛洛依德《图腾与禁忌》5

第三章 泛灵论、巫术和思想的全能

泛灵论(精灵说),“就其狭义而言,是关于灵魂的学说。而就其广义而言,则是关于精灵(Spiritual bein)的一般学说”。相关术语:万物有灵论(Animatism)、兽性论(Animalism)、祖先崇拜(Manism)

信条:1、世界充满了精灵,有善有恶;2、精灵和魔鬼就是自然现象的原因;3、动物和植物,也包括世界上所有无生命的物体都可被它们激活。

人类的三种思想体系:泛灵论—宗教—科学

神话的产生以泛灵论为其前提

巫术与魔法,就其本质而言是希冀对精灵(灵魂)产生影响。二者区别在于:

巫术:“在本质上是一种以对待人的方式来影响灵魂”

魔法:“无视灵魂的存在而采取了与日常生活心理方式不同的做法”

注释:“如果用喧哗和喊叫来驱除某一个灵魂,那么,这些行为是属于一种纯粹的巫术;如果先寻找出它的名字,然后以强迫的方式来驱除它,那么魔法就被用上了。”

即,巫术由内入手,重在交流;魔法由外入手,重在命令。就国内而言,跳神、降神的或者一些地区小孩子生病后老人家给“叫魂”的,是巫术。而弄个纸人、布娃娃啥的写上名字扎针玩(厌胜),是魔法。

而实际上“:魔法的本质即是将理念和真实事物之间做了一种错误的连接。”或者“人们将自己理念的次序误认为即是自然界的次序,于是幻想着经由他们思想的作用能够或者似乎能够对外在事物做有效的防御。”

“控制魔法的因素,精灵说的思想方式是‘思想全能(Omnipotence of thoughts)’的重心。”

“在强迫性神经症中,思想全能的残余才最清晰可见。”

“这些病人的原始强迫性行为都具有魔法的特质”

“被期望的灾祸即是死亡。叔本华曾说,死亡的困扰是每一种哲学的基础。我们前面已经看到,泛灵论的核心就是信仰灵魂和魔鬼的起源,我们可以将它们一直追溯到人们对死亡的最初看法”

“我们在接受了前面所提的人类对宇宙观的认识阶段,即泛灵论时期、宗教时期和科学时期之后,我们就可以发现思想的全能的观念在这些不同时期中的进化。在泛灵论时期,人们认为自己全能。在宗教时期,人们将它归诸于神明,可是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因为人们仍然保留了一种在某种情况下可以依照自己的期望来主宰神明力量的观点(如祈祷和许愿)。然而,在科学的宇宙观里,这种思想的全能的观念已被排除,因为人们开始发现到自己的渺小,同时必须接受死亡和自然定律的控制。不过,这种思想的全能的观念即使到现在仍然一定程度地存在于人们精神力量的信赖之中”杨注:“②依照弗洛伊德的理论,存在主义中所一再强调的‘成为上帝(to be God)’,的说法,我们也许可以说它或多或少夹带有这种思想。精神分析学主张‘心理的决定论(psychological determinism)’,而存在主义则着重于‘自由意志(Free will)’。这两种主张至今仍然是哲学上尖锐的争论课题。不过‘自由意志’明显地至少含有一种‘成为上帝’或‘全能’的意念,这在传统的精神分析学看来似乎是一种错觉。”

“泛灵论时期在次序和内涵上都和自恋时期相似;宗教时期就像小孩崇敬他们的父母一样,相似于目标选择时期;至于科学时期,它就如一个人达到了完全成熟的阶段,人们已放弃了纯粹的享乐主义(Pleasure principle)而能就事实对自己做必须的调整,并且将他的欲望目标转移到外在世界。”

“在现代文明里,尚能保留‘思想的全能’观念的只剩下艺术。只有在艺术的领域里,人们还可以依照自己的感情和欲望做出或画出任何自己愿意的事情——得感谢艺术家们的此种错觉——使他们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

魔法的意图“企图用控制心理作用的定律来操纵真实事务……魔法的假设似乎是比灵魂说更为基础也更为久远,它是构成精灵说的核心”

“虽然把意向变为全能的惟一方式仍然是魔法,只是在泛灵论时期,它已将其一部分魔力转让给了鬼魂,使它们渐渐地成为后来宗教形成的基础。”

“灵魂和魔鬼只是人类自身情感冲动的一种投射而已”

“最初的鬼魂是邪恶的神灵……同理,我们也相信鬼魂的思想必是生存者对死者印象的一种表现。”

“人类所取得的第一个理论成就——创造精灵——看来与人类最早的道德禁制具有相同的来源”。然而 “这一事实却不足意味着官们是同时产生的”。

“原始的灵魂观念,不论它和后来那种纯粹的非物质性灵魂概念有多大的不同,它们在本质上依然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它假定人和物都具有双重属性,而且它们的已知属性和彼改变了的属性被分别归诸于这两个构成部分之中。”

在妄想症病例中,“所有的心理材料都被加以重新安排并附上新的意义。”

“他们做了一种本能的自制”

“放弃某些本能上的满足必然可以增强力量的基本想法产生了很大作用”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