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绎史(10)有虞纪2

《史记》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四岳咸荐虞舜。曰可。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舜居妫汭,内行弥谨。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尧九男皆益笃。  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瞽叟尚复欲杀之,使舜上涂廪,瞽叟从下纵火焚廪,舜乃以两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后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为匿空旁出,舜既入深,瞽叟与象共下土实井,舜从匿空出去。  瞽叟象喜,以舜为已死,象曰:本谋者象。象与其父母分,于是曰舜妻尧二女与琴象取之,牛羊仓廪予父母。象乃止舜宫居,鼔其琴。舜往见之,象鄂不怿曰:我思舜正郁陶。舜曰:然,尔其庶矣。舜复事瞽叟,爱弟弥谨。【舜已是天子女婿,瞽叟得二到什么程度才能持续不断出手?持续的犯罪必有动机,史记所载完全看不出瞽叟的动机何在。纳尧二女之后,不要说杀舜,就是舜意外死亡,于瞽叟一家都是稳赔不赚,持续出手,为何?或正如《越絶书》“舜用其仇而王天下者”,只着意刻画瞽叟之仇,方可衬托舜之德。另一可能则是,《史记》错了。《论衡》载谋杀事在尧用舜之前,马骕认为此说最靠谱:“按论衡以焚廪、掩井事在舜未逢尧时,盖近之矣。”致于《烈女传》叙二女妙计连出助舜避险脱身,就更荒唐了。即便其时人没有帝王天子的念头,也不算神仙妖鬼之类非人现象,尧也终究是最强大的部族首领,毫不掩饰地一门心思谋杀他女婿,嫌命长么,疯狂都不足以形容这种行为。因此太史公或失察于此,颠倒了顺序】

 

《书》曰:慎徽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叙。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论衡》试之于职官,治职修事无废乱。使入大麓之野,虎狼不搏,蝮蛇不噬,逢烈风疾雨行不迷惑【考察个人能力,人际关系,政务,军务,生存能力。】《列女传》既纳于百揆,宾于四门,选于林木,入于大麓,尧试之百方,每事常谋于二女【贤内助。娶个好老婆很重要,娶两个好老婆更重要,这两个老婆要是皇上的闺女那就是重要中的最重要】

《史记》于是尧乃试舜五典,百官皆治。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谓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济其美,不陨其名。至于尧,尧未能举,舜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叙。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前有尧欲让国于许由,为其贤事。哪有自家有贤者而且是16名门却弃置不用,特意的舍近求远的道理。这是为了扬舜而抑尧,如前韩非所言“贤舜则去尧之明察,圣尧则去舜之德化不可两得也”,矛盾只可能存其一,为了扬舜之德,尧只能是昏君形象。另,前言舜历山友益,河滨友禹,更有7子,那时的交游此时派上用场。】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