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绎史(8)高辛纪3

《史记》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后事。这个帝挚就是前面说的那个在位没几年被就完蛋的倒霉孩子】

《帝王世纪》帝挚之母于四人中班最在下,而挚于兄弟最长,得登帝位,封异母弟放勋为唐侯。挚在位九年,政微弱,而唐侯德盛,诸侯归之,挚服其义,乃率群臣造唐而致禅,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帝禅,乃封挚于高辛。【貌似曹操受禅魏王加九锡时候也自知有天命。骕注:《纲目前编》云:“挚荒淫无度,诸侯废之而推尊尧为天子。”按帝挚或崩、或禅、或废,诸说各不同也。总之一个神话时代里最没有传奇色彩的短命帝君,也许是上古帝君里惟一的正常人。】

帝喾高辛氏,黄帝之曾孙,颛顼之族子也。生而神灵,嗣高阳氏为天子。其嗣天子者,以贤立也。五帝之世,以公天下为心,非至德不足以治天下。非得至德之人,不敢授以天下。是以高辛、高阳咸起支封,又必试以官职。故高阳十五而佐黄帝,高辛亦十五而佐高阳,询事考言乃登大位。故曰:五帝官天下。官天下者,以天下为公器,惟贤是择。近不嫌于传子,黄帝、少昊是已。外不妨于异姓,尧舜是已。少昊之后,无足嗣帝位者,而颛顼有至德。颛顼之后无足嗣帝位者,而喾有至德。有至德者登大位,皆以其贤也,非以其亲也。颛顼之所建,帝喾受之,聪明祗肃,普施利物,顺天取地,节用爱民,德化四讫,享国七十年。帝挚嗣立,未久而崩,而陶唐氏作矣。然窃有疑焉,记称帝喾四妃之子,以嫡也,则莫如立后稷以贤,则尧、稷、契皆其人也,不立嫡与贤而立挚,岂喾无知子之明,有爱憎之私乎?非所以论喾也,或称挚荒淫,诸侯废之;或称唐侯盛德,挚微弱而禅焉。若是则尧有利天下之心,诸侯擅废立之权,尤非所以论尧也。《史记》本纪但曰挚立不善崩而已,所谓不善者,德不类邪,政不理邪,民不从邪,抑如书所谓有疾弗豫,传所谓弱足不良者邪?荒滛微弱,皆后世揣摩之言,挚之贤不肖未可以臆度也。意者帝喾之子,挚最居长,当如《世纪》所说,既而享年不永,兄终弟及。《外纪》曰:帝尧年十六即天子位,然则帝喾之崩,尧方七岁,故不立尧而立挚,殆以此与?【说半天,就是尧即位的合法性很有问题。所谓“有至德者登大位”是扯的,自黄帝始,三帝均以武功称最,唯挚弱,不死白不死。揣测一下,顺一下事迹。黄帝末期开始琢磨凤凰的事,但是凤凰很明显更中意少皞,少皞习伏羲之法“为鸟师”,以鸟名官,故与黄帝虽为父子,却明显是人神体系内的异端。颛顼,则应该是类似朱棣那样的角色,从边边沿沿的地方起兵进京,好听叫匡扶正统,不好听叫谋朝篡位。即位之后最大的动作两个,平九黎、封镇洞府断绝人神通途,这是绝异类神后患的架势。九黎,孔安国的《史记集解》说:“九黎君号蚩尤。” 《国语·楚语》注中说:“九黎,蚩尤之徒也。”《书·吕刑释文》《吕氏春秋·荡兵》《战国策》高诱注,都说蚩尤是九黎之君(百度百科)。无论九黎之君确实是蚩尤,还是其名号是“蚩尤”,总之这是一个异类神部族,起码是异类神的死忠。黄帝是第一个人神帝君,少皞即位却崇奉异类神,颛顼即位转而以黄帝之法为法,剿灭异类神群众基础,断绝人神通途,这中间的起伏,绝非和平手段可得。帝喾又为少皞之子,替父复仇也好,放弃异类神也罢,终登大宝比丹朱争气得多,当然,丹朱恐怕就是以其为榜样,只是最后悲剧了,这是后话。帝尧和帝挚,则更像兄弟阋于墙之类宫廷争斗的狗血剧。】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