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述异记》扩展

依成例,正史不称史而称志的,如《提要》述及《宋志》、《隋志》、《唐志》,即各史《藝文志》,该例始自《汉书·艺文志》。

“晁公武《讀書志》”,即《郡斋读书志》,宋晁公武撰。列四库史部目录类经籍属。案《提要》所称“昉家藏書三萬卷……”云云,出《文献通考》卷二百二十五。《郡斋读书志》卷三下:“《述異記》二卷,梁任昉撰,昉家藏書三萬,采前世異聞成書。”仅此而已。又據《梁書》本傳,昉“聚書至萬餘卷”,三萬卷不知從何而來。

《三五厯記》,三国时吴国徐整著,已佚。

《山海經》,18卷晋郭璞注。四库子部小说家异闻属。很熟悉的书,不多说。“精衛”出于卷三《北山经》

又北二百里曰发鸠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鸟焉,其状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其鸣自詨,是炎帝之少女,名曰女娃。女娃游于东海,溺而不返,故为精卫,常衔西山之木石以堙于东海。

很好懂。百度说,这个发鸠山就是今天的山西省长治市长子县发鸠山。这个不是没可能,记得好像是李约瑟《中国科技史》里说的,很久之前的上古,今天的太行山以东是海洋,现在的陆地是黄河在漫长时间里冲积而成。有人认为《山海经》是古中国第一奇书,而且应该列在史部地理类,配合李氏之说倒也成立。另有一比较玄异的说法是《山海经》这书描述的是“大九州”地理,还记得《繹史》里提过,九州分崩之后黄帝统一神州,并将之重新画了九块称为九州自娱自乐的事。这个算神话。

《列仙傳》,“漢劉向撰,紀古来仙人自赤松子至玄俗凡七十一人。” 四库子部小说家异闻属。上下两卷。上卷40篇,下卷30篇,其中江妃二人。正文叙事迹,篇末附4字句赞语。

園客

園客者,濟隂人也,姿貌好而性良,邑人多以女妻之,客終不取。常種五色香草,積數十年,食其實。一旦,有五色蛾止其香樹末,客收而薦之,以布生桑蚕焉。至蚕時,有好女夜至。自稱客妻,道蚕狀,客與俱收蚕,得百二十頭,繭皆如甕大,繅一繭六十日始盡,訖則俱去,莫知所在。故濟隂人世祠桑蚕,設祠室焉,或云陳留濟陽氏。

羙哉園客,顔曄朝華,仰吸玄精,俯捋五葩,馥馥芳卉,采采文蛾,淑女宵降,配徳升遐。

济阴,汉朝设郡,在今山东菏泽附近。又一说在山西万荣,战国时魏国所辖地名,后为秦国占领。曾铸过一种面文“济阴”二字的圆钱。至于最后一句陈留济阳氏,陈留在河南,三国时候曹操起兵的地方,汉献帝即位前就是陈留王。济阳,今天的山东济南郊区。神话,不必当真。

《拾遺記》十巻,后秦王嘉撰。四库子部小说家异闻属。《提要》称之“厯代詞人取材不竭,亦劉勰所謂:事豐奇偉,辭富膏腴,無益經典而有助文章者”。

《異苑》,十卷,南朝宋劉敬叔撰。四库子部小说家异闻属。《提要》赞其“其詞旨簡澹,無小説家猥瑣之習,断非六朝以後所能作。故唐人多所引用。”

“老桑”

吳孫權時,永康縣有人入山,遇一大龟,即束之以歸。龟便言曰:游不量時,為君所得。人甚怪之,擔出欲上吳王。夜泊越里,纜舟於大桑樹。宵中樹忽呼龟曰:勞乎元緒,奚事爾耶?龟曰:我被拘繫,方見烹臛,雖然,盡南山之樵不能潰我。樹曰:諸葛元遜博識,必致相苦,令求如我之徒,計從安簿。龟曰:子明無多辭,禍將及爾。樹寂而止。既至建業,權命煮之,焚柴萬車,語猶如故。諸葛恪曰:燃以老桑樹乃熟。獻者乃說龟樹共言,權使人伐桑樹煮之,龟乃立爛。今烹龟猶多用桑薪,野人故呼龟為元緒。

自古就是吃货无敌于天地啊。象这种跟你说话的乌龟,自顾自聊天的异类,按说非精即怪,总是有办法吃掉。说国人敬畏鬼神,其实多属于自我安慰,吃货面前,世间的一切都是食物和加工食物的东西。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