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通志》三皇紀第一 黄帝2

始制衣服,作冕旒充纩,元衣黄裳,析翚翟之华,渍草木之英,变为五色文章,而着于器服以表贵贱。【衣服、器用,以色彩纹饰划分等阶】

服牛乘马,作舟车以通道【交通】

上栋下宇,作宫室以居安,重门击柝以待暴客【屋室及预警系统

作杵臼以利用,作弧矢以振威【工具、武器】

旁行海内,方制万里,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以分星次【分野的事以前说过,神农末,九州仅余一州,既神州,黄帝立,將神州重划为九州,万国什么的都在新九州之内一部分,可算自娱自乐】

【户籍、规划、政区等】经土设井以塞争端,立步制亩以均不足,使八家为井,井开四道而分八宅,……井一为邻、邻三为朋、朋三为里、里五为邑、邑十为都、都十为师、师十为州【信息量忒大。1、这段话出自《通典》,说得就是传说中的“井田制”,著名的商鞅变法“废井田开阡陌”,废的就是这套制度。井田是否真的存在,前辈史家争议多多,跟神话无关,不理会。但有一条可以肯定,这是一套完备的城乡规划、人口户籍制度,乃至还有“封建”的基础,如果真的存在炎黄时代,哪怕现代考古已经确认了,这套制度也不是那个时代能搞出来的。2、《周礼·地官·小司徒》载:“乃经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为井,……,以任地事而令贡赋,凡税敛之事。”还有类似《韩诗外传》载:“古者八家而井田,方里为一井,广三百步,长三百步为一里……”等等不同说法,所以,不要说三皇五帝太古神话,就是这种有文献记载存世的制度也一样搞不清楚。3、关于“里”,有田有土而可居是为里(段注说文),所以,里从开始是行政单位,只是后来引申为长度单位,具体今天多长算是一里,这里不算。】

【神迹】……有草生于庭,佞人入则指之,名曰屈轶【前后一堆祥瑞,风雨时若、五谷丰登、凤凰麒麟之类,只这个草,《博物志》“尧时有屈佚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则屈而指之,一名指佞草”。从官制到神迹,一大片东西,肯定不全是黄帝的业绩,有些是后人附会的,有些是郑樵抄错的。】

【帝子】帝二十五子,为二十五宗,其四母之子得姓者十四人,别为十二姓:姬、酉、祁、已、滕、箴、任、荀、僖、姞、儇、依,二人为姬,二子为已。【《外紀》是二姬、二酉】

【死葬】帝娶西陵之女曰嫘祖,亦曰女节。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一曰元嚣,是为青阳,降居江水,为帝少昊。二曰昌意,降居若水,为诸侯。昌意娶蜀山女曰昌仆,亦曰女极,生高阳,为帝颛顼。黄帝崩在桥山,在位百年,年百十岁(或云,在位百十年,年三百岁,子孫相承共一千五百二十年。《皇览》曰,桥山在上郡,今綏州也)【嫘祖这两个孩子很特殊。1、元嚣,一作玄嚣,少昊(皞),《史记》不载。关于他的传说《繹史》里提过,少皞居西方,按五行说,西方属金,色白,主杀伐,这个虽然不一定靠谱,但是可能说明,少皞恐怕是黄帝的子孙中最能打的一位。而且他虽然是黄帝子,但是师法伏羲,作为人神继承人学的是蛇神的法门,其图腾却是鸟。在黄帝和蚩尤,也就是人神集团和异类神的决战中,这孩子很可能是坚定的站在蚩尤一方。2、昌意,一提蜀山我就想起剑侠……。实际上若水、蜀山这两个地方都没有确切的地名。若水还好,有个大约的地方,《水經注》“水出旄牛徼外,東南至故闗為若水”,大体是应该在今西昌附近,不过郦道元用《山海经》注《水經》的若水,《山海经》是纯神话作品,基本上都不是黄帝的新九州地理,也就是和现实地理不挨边儿。蜀山,即使把若水确定在西昌附近的几条河之一,也无法确定蜀山,按前人解释,蜀山是蜀之山,四川的山太多了,这个范围太大。还是当神话好了,脑补一下,落魄公子昌意娶了个蜀山派的女侠,生个娃起名颛顼,长大后断天路、驱鬼神、封镇人间洞府……,听起来不错。】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