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的eye】34-最后的渡轮-131130学习从模仿开始

第一次用单反拍外景,虽然还不熟悉操作;第一次拍一个明确的主题,虽然不是对这个主题特别的有感觉;第一次跟着kenshum也是第一次跟着别人的思路拍组图,虽然拍摄过程中曾经懵懂迷惘,但是,这种经历真的很特别。

在开始看我的出品前,有必要先看看kenshum《最后一班渡轮》,我觉得我拍的这辑美其名曰是模仿,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赤裸裸的山寨,从角度、构图、构思、参数,无一遗漏。没有问过他是否介意,不过我想所有有实力的人,都不会介意被模仿,这让我想起某句广告词,“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这辑照片一共拍了四天,两个傍晚两个黄昏。

11.26 初识Canon 5D

拿到相机的第一晚,我下载了400多页的PDF说明书,对着相机看了70-80页,那个累,那个茫然。这天傍晚,kenshum拿着相机,三两下的解释说明,我马上就知道大概操作,比看说明书高效N倍。

开始时我拿着相机用自动档拍摄,拍了十来张之后,突然觉得非常不妥:继续用自动档,我与拿着卡片机或者是手机拍摄有什么区别?卡片机与手机还更轻便更便宜呢。马上决定宁愿拍不出好照片,也不能再依赖自动档。有了这样的大原则,一个傍晚下来完全没有值得保留的照片,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11.27 谁的照片

去年曾经说过,“所谓羡慕忌妒恨,就是见到别人拍出来的精彩照片却无法据为己有。” 即使别人送给你,即使别人放弃所有权,把照片当作是你拍的,这张照片仍然不是你的。

当我一早赶到码头时,Kenshum已经装好脚架。我以为拍晨曦是在太阳出来后才开始动手,但原来是在太阳未出来就得要开工。等不及我磨磨蹭蹭,他麻利地把他的广角装到我的相机,并装到他的脚架上,以最快速度调好参数,让我按快门。这……还能算是我的照片吗?没错,是我拍的我按的快门,我带来的相机……但,真的是我的照片吗?

这个世界对原创作者是很公平的,今天的天色不是太好,云层没有昨天kenshum拍摄时漂亮,今天的出品远没有他原创的那张漂亮。

半小时后,kenshum离开了,带着他的镜头与脚架,于是我开始了自己的独自作业。

这张是最后一批淘出来的,越看越喜欢。

9P4A0277

这张是赤裸裸的山寨,站在kenshum之前站的位置,拍我看到的人物。

9P4A0343

下面三张是山寨思路。

9P4A0346

9P4A0362

9P4A0374

我拍了很多张这位老船工,因为他的面部表情、身体语言很贴合渡轮即将停止营运的气氛。

9P4A0394

11.28 寻找新角度

昨天下午开始下雨,灰霾会洗干净、云层不会太厚,早上适合拍晨曦。可惜前一晚喝多了的我实在起不来。唯有在下午再奔赴渡口。

Kenshum的《最后一班渡轮》中各角度与构思,我已经模仿得差不多了。不想重复,唯有不断找新意思。

船上船工落漠的神态,最适合用来解释弗洛伊德的无意识状态,演出来的绝对不可能如此打动人。
9P4A0468

离30日停渡的日子越近,傍晚时分长枪短炮越发多起来。不会找角度的我最擅长的一件事就是“偷”角度。看到两位爱好者跳上靠在岸边的007号渡轮,大喜,那是kenshum没有用过的角度。抄论文也不能整篇抄,也要从几篇中拼出来嘛,于是我就勇敢地跳到旁边的船上,开拍。

期间我一直在问自己,我不就是个伪色友吗?为何愿意为摄影早起?为何愿意为摄影攀山涉水摸高爬低?莫非我自己爱上了摄影连自己都不知道?

9P4A0479

下面的构思也是“拼”。之前kenshum说过用现代的手机与古老的渡轮做对比。当我看到某上了年纪的摄影爱好者在拍这个钟的同时,有个20出头的男子在问:“这是什么?” 得来全不费功夫,这不是一个很好的现代与古老的对比吗?

9P4A0491

两天前看到日落光线正好时,我不会操作相机,眼睁睁地看着美景消逝。两天后恶补相机操作的我,目的就是拍日落,没想到刚好把渡轮拍了进画面,正好符合这个主题,算是歪打正着吧。

9P4A0492

11.29 最后的机会

这张照片很眼熟?与kenshum的那张很神似?是的。但我可以很自豪地说,这是我的照片,我自己拍的照片。前一天晚上,我先脚架装好,放在车子后排,默记下kenshum大作的各参数,这天一早我赶到渡口,脚架一摆,相机一放上去,驾轻就熟地按快门。虽然参数不是我的,但旁边钓鱼的大叔可以证明,这真的是我的出品。
9P4A0505

这天很冷,虽然我已经刻意多穿衣服,拍到自我感觉不错的,已经无心恋战。难得早起一次的我,每逢早起都爱在微博露一下脸,拍下面的照片初衷只是在微博、微信上得瑟,没想到却成了一张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的记念照。
20131129_063919

这组照片中,还有一张我不打算公开的自拍照。11.27的上午,在渡口自拍了一张非常有趣的照片,这张照片中所有能看到的,12月之后都会消失,包括相片中的我。拍照后不到三小时, 那个素面裸妆不施脂粉的我,第一个消失。

PS. 点击“一步”首页左下角的友情链接,可以直接进入kenshum的相册。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1. 9年前从凤凰回来,对凤凰没什么特别感觉,但写完一篇与凤凰相关的穿越故事后,喜欢上自己笔下的凤凰。拍最后的渡轮,对渡口没什么特别感觉,但写完这篇过程记录后,喜欢上了这个渡口。——看来我有成为水仙花的潜质。

  2. 从近500张照片中选出40多张,然后最终选定了12张。“要做后期吗?”“我已经处理过了。” 连我自己也没发现做过后期的不露痕迹,正是我最想要的后期效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