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步校書郎】抄书-太古-绎史(9)陶唐纪5

《说苑》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田畴,䕫为乐正,倕为工师,伯夷为秩宗,皋陶为大理,益掌驱禽。尧体力便巧,不能为一焉。尧为君而九子为臣,其何故也。尧知九职之事,使九子者各受其事,皆胜其任,以成九功,尧遂成厥功以王天下。是故知人者王道也,知事者臣道也,王道知人,臣道知事,毋乱旧法,而天下治矣。【好吧,HR是老大……。另《史记·五帝本纪》“天下归舜,而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垂、益、彭祖自尧时而皆举用,未有分职”。该信谁?】《韩诗外传》辟土殖谷者,后稷也。决江疏河者,禹也。听狱执中者,臯陶也。然而有圣名者,尧也。【领导与被领导者的区别】

《淮南子》尧之治天下也,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大田师,奚仲为工。其导万民也,水处者渔,山处者木,谷处者牧,陆处者农,地宜其事,事宜其械,械宜其用,用宜其人,泽皋织网,陵阪耕田,得以所有易所无,以所工易所拙,是故离叛者寡,而听从者众。【地宜其事,事宜其械,械宜其用,用宜其人。此16字至善,今之政替以“尽”字,一字之差贻害无穷尽矣。】

《新语》民知室居食谷而未知功力,于是后稷乃列封疆,画畔界,以分土地之所宜。辟土殖谷,以用养民,种桑麻致丝枲,以蔽形体。当斯之时,四渎未通,洪水为害,禹乃决江疏河,通之四渎,致之于海,大小相引,高下相受,百川顺流,各归其所,然后人民得去高险处。平土川谷交错,风化未通,九州岛絶隔未有舟车之用,以济深致远,于是奚仲乃桡曲为轮,因直为辕,驾马服牛,浮舟杖檝以代人力,铄金镂木分苞烧殖以备器械,于是民知轻重,好利恶难避劳就逸,于是皋陶乃立狱制罪,悬赏设罚,异是非,明好恶,检奸邪,消佚乱。【种地,神农干过。舟车,黄帝干过。但是这一段,因洪水所以去高处,因到高处交通不便,所以有舟车,因有舟车所以知轻重避劳就逸,所以有赏罚刑狱。工具进步致人懒惰。】

【神话版礼贤下士】

《吕氏春秋》尧不以帝见善绻,北面而问焉。尧天子也,善绻布衣也,何故礼之若此?其甚也。善绻,得道之士也,得道之人,不可骄也。尧论其德行达智而弗若,故北面而问焉。

《庄子》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曰:名者,实之宾也。鹪鹩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天下为庖,人虽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尧欲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事《帝王世纪》《吕氏春秋》《韩非子》等书多有记载。马骕于后更录《庄子》千多字说许由、啮缺、王倪三人事,只中间淡定评价一句:“庄生文奇纵而寓言无稽”】

《高士传》许由,字武仲,阳城槐里人也。为人据义履方,邪席不坐,邪膳不食,后隐于沛泽之中。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而逃去。于是遁耕于中岳颍水之阳,箕山之下终身无经天下之色。尧又召为九州岛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时,其友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岛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人道不通,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誉,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许由没葬箕山之巅。

《水经注》箕山上有许由冢,尧所封也。山下有牵牛墟,侧颍水有犊泉,是巢父牵牛处也。【骕注:“尧让由辞,其人其事俱在有无之间。谯周以为有其人无其事本扬子也。庄子不言巢父,则巢父又后人增设。”只不知何处妙人增设,一针见血,秒杀许由辈】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