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yuk】家有幼女成长记(3)——生产

2012-04-01预产期是4月8日,今天是我产假前的最后一个工作天,晚上下班后,爬了4层楼梯到公司宿舍把床铺整理好带回家,准备再过几天皇太后的生活。晚饭后,感觉肚子有点怪怪的,没想别的,以为是小闹肚子,准备上个厕所。天!见红!!跟老公说了之后,把自己从头到脚洗干净,数着阵痛频率,很快就达到了去医院的“门槛值”,就拎起了待产包去医院。跟大数人一样,医生作了简单的检查,认为我的宫口还远没有开到入院的要求,家也住的近,建议我还是回家待产比较舒服方便。既然医生也说了应该不会当晚生,我也就回家等吧。

回去躺床上,时不时的阵痛让我觉得今晚也很难睡得着了,到了10点多吧,感觉有一小股暖流流出,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羊水?!其实我早就准备了一叠ph试纸在随身包上,以备随时对怀疑液体进行检测,但偏偏在这最重要最紧张的关头给忘记了,因为我主观意识上已经断定了这是羊水。

二话不说,马上去医院。这时阵痛已经来得很猛烈了,痛的时候已经不能走动,只能在阵痛间歇之间走路。去了医院,医生认为我说的不是羊水,我自己也不能证明是。但因为阵痛已经比较紧密了,医生让我入院。那已经是4月2日凌晨了。

2012-04-02躺在待产病床上,我痛得左右翻腾。我用最通俗的话来形容这种痛,就是拉肚子时候的绞痛,但又不能上厕所解决。在这时候,我很不负责任地决定了要使用无痛分娩。凌晨2点进入产房,打了麻醉后,如获大赦,我当时形容无痛分娩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产房中的我已经基本上感觉不到疼痛了,宫口开得很慢,慢得我和老公都睡着了。8点多9点,开始交班,也开始发现我几乎没有了宫缩。停麻醉,打催生,还是没有感觉,疲弱的宫缩要靠老公把收按在我肚皮上才能感觉得到。同时,我的体温也无故上升。快12点中午交班的时候,宫缩阵痛的感觉才比较强烈,但因为我的产程已经很长了,又碰上大家吃饭交班的时候,产房只有我和老公。最后,是老公都已经看到了嘻嘻的头发,把助产士叫了进来,才在12点30分迎来了小公主嘻嘻。

生完我的感觉很好,终于松了一大口气。虽然嘻嘻被产道挤得头尖尖的,但我还是觉得好可爱,隔了肚皮大半年,终于相见了。

幸福的时光只维持了一个小时,当我们被退出产房后,新生儿科的医生诊断嘻嘻在生产过程中被感染,得了肺炎,怀疑脑炎,下病危通知书,要马上进保温箱,以后只能每两天隔着窗玻璃看望一下……一下子就好多信息扑面而来,我一时间什么也接受不了,第一反应就是医生夸大病情了。刚生完的我躺在床上哪也不能去,老公一个人四处奔波,找熟人,办手续,给我带饭……他说他头天晚上根本就没合眼。老公找了医院的熟人,是绝对权威的人士,一起去跟嘻嘻主治医生谈完,结论就是,如果真的发展成脑炎,那结果是不能想象的。

嘻嘻住院14天,大量的各种检查,每天不停的点滴……嘻嘻受苦的过程和我们担忧的心理过程我忽略不记录了,那是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只记得,我第一次去看她,我认错别的孩子了,谁叫我只见了她不够1个小时呢,几天过后都已经变样了。还有就是护士们都说嘻嘻很乖,很少见到这么乖巧的孩子,基本不哭不闹,虽然在医生看来这并不代表好事。

最后引用权威人士一句话,生孩子没有不痛的,无痛分娩还是要慎重选择!

类似文章

2条评论

  1. 藏在我们心中一年多的谜团终于解开,现在看着也心有余悸,去年封锁消息对大家来说,也许是上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