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全唐詩校勘——松字部2014-11-8/9

2014-11-8/9

7-792-826/902-580719

317-98414

◎札

兩天校得段成式《遊長安諸寺聯句》四篇並序。校記附錄:

《酉陽雜俎》庫本、刊本外另有中華書局八一年刊方南生先生校本。簡稱方校。《説郛》則有百卷、百二十卷本、四十六卷本三種。庫本是百二十卷本。中國書店八六年刊影百卷本。上海古籍八八年影三種合刊。檢三種。四十六卷本無《寺塔記》。百卷本雖存然刪削過多。徑自“東禪院”始。前“武宗癸亥三年”至“長樂坊安國寺紅樓”文皆不存。百二十卷本最為詳備。然亦不存段張等人聯句。且上古影本文字頗嫌漫漶遠不若庫本精美。本書非爲勘校《酉陽雜俎》或《説郛》。實爲《全唐詩》引其文不得不校。故取最便捷完備資料。於《説郛》只取百二十卷本。餘二種不用。若上古影本與庫本有差。則註明之。否則皆以庫本爲是。全書用《説郛》及其他有別本書處皆準此例。

此詩序與細目題註皆節引於《寺塔記》。庫本《説郛》改作《京師塔記》。上古影本作《京洛寺塔記》。依內文看。如細目《靖恭坊大興善寺》。《全唐詩》并庫本、刊本《酉陽雜俎》、上古影《説郛》皆作“靖恭坊”。又云“寺取大興兩字,坊名一字為名”。殊不可解。唯庫本《説郛》、方校《酉陽》作“靖善坊”。是取坊名“善”字。又後“蛤像”條末。《全唐詩》、《酉陽》諸本皆綴“非陳宣帝”四字。亦不知所謂。審《説郛》乃知其為下一條“陳宣帝有于闐玉像”事。“非”字衍。或為先閱者覺其非而加批。後之人不知其所以然竄入正文爾。或如四庫《酉陽雜俎提要》引“胡應麟筆叢云。是書無所謂續者。近於太平廣記中抄出。”然“不知應麟何以得其篇目。豈以意為之耶?”是《提要》亦不知其所據是確否。僅從文意審之,《説郛》所錄似較庫本《雜俎》所記更為可據。但説郛三種各不相同。且未錄聯句詩。則亦是節錄版本。終究未知孰是。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