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成长,蜕变

11月已过大半,在这大半个月里,我参加了两个成长课程:其一是为人妻的成长课,地点是杭州,内容是复训“跳好双人舞”;其二是为人母的成长课,阵营在长沙,是某机构举办的亲子公益讲座。

虽然是第二次上“双人舞”课,但我们依然听得津津有味,有了第一次的基础,这次听起来更容易“走心”,加上这次加插了不同的内容,我们这一帮参加复训的同学都约定:如果有下一期,下一期依然是这个老头亲子讲授,我们相约继续来复训,为什么呢?因为他已经70岁,这样的课程多听一次算一次,多听一次多收获一次,大家都希望乘着这魅力老头的能量,寻求不断的自我突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得到一个“高人”在指路”。

亲子公益课上,当听到老师这样阐述青春期青少年(12-16岁)的偏差行为时,我双眼润湿了:
老师的观点:(没有所谓的叛逆,这个时期是成人准备期)
所谓的叛逆,只是青少年们发出一个讯号:爸爸/妈妈,你们再多关注我一点吧,你们再爱我一遍吧,如果你们错过了这个时期,我从此以后就不需要了。——孩子是在利用这个阶段等待家长/父母去改变去成长。
课堂上,老师用生动的案例说明:为什么说青春期青少年的偏差行为,都与家庭关系的优劣息息相关。当一个家庭其家庭成员间关系是和谐的,紧密的,当外界有诱惑时,这个青少年是很难被诱惑带走的;但当家庭成员间的关系出现问题时,诱惑便变得很容易入侵这个家庭,就如完好的围栏和有缺口的围栏。

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做家务是我多年积下来的“恶习”,刚在重温(网上回听)昨天晚上的“今夜情为证”,节目的开始是一通18岁女孩的电话,听完,冲击很大,我放下手头的活,决心执笔完成这篇在腹中打了几遍的草稿。

关子卖完了,言归正传,这女孩倾诉什么呢?她说父母离异后,她跟随外婆生活,而她弟弟则跟着父亲,其妈妈是香港人,最近她(妈妈)申请弟弟去香港居留,她很难过,很不舒服,难过的是母亲不带自己去香港,而选择了弟弟,有嫉妒、有不公平,她担心妈妈爱弟弟而不爱她……她内心有强烈的爱的缺失感。

邱静用客观因素及主观因素引导她……
假设我们只有一碗饭,假设父母也没有饭吃,父母有儿女,这碗饭会留给谁吃呢?你想想,你就像看电视剧、武侠片,通常饭会留给男孩子吃,对吧?Ta们会将复兴家族的希望放在男孩子身上,那是因为这位男孩承载了家庭的重担,Ta会将仅有的资源放在男性身上,他背负振兴家庭/家族的责任,其背负的压力相对也会多很多,家长对他的管教也会相对严厉。

就是以上这段话,令我想到课程中“李中莹”老师这样跟我们解释“重男轻女”的历史意义。

老师用“客家人”做例子:解释“重男轻女”的历史意义:
迁徙过程中,族人携女带小,面对外敌、面对天灾人祸、面对日益减少的族人,Ta们希望家眷是男的,这样种族就能够最大限度的保留下来;来到一个新的地方,这个地方旧有的成员一定会用尽一切方法排斥新来的成员,因为新成员会跟Ta们争夺稀缺的资源,所以,Ta们希望多点男的对抗外敌,令种族发展壮大、得以保留。所以,接受”重男轻女“曾经的历史意义,面对、放下。同时,感激Ta们曾经的重男轻女,才能有“我”得以存活的机会。同时,可以做创伤处理(老师上课时有授):既然我能活到今天,证明我是有资格活的,虽然我曾经怀疑我自己是否有资格活!

我的英文名字是Amy,这个英文名是为我而设的,因为我有两个中文名,一个是身份证名(Y字开头),一个是家庭名(M字开头),我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Y字开头的名字通一个“完”字,意思是“生完女儿”了,接下来是生儿子了,而因为这个Y字开头的名字会减低我的生命力,所以长辈帮我改了一个M字开头的名。一度,我也曾经为了这个问题而纠结了颇长一段时间,后来,了解的相对多了于是渐渐释怀了,因为我爸爸的亲生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爸爸是独生子女(在他这个年代实属不多),所以,长辈们的意愿当然是希望家里能多添一些壮丁,这样家族才能得以有效的传承下去,解开了它的面纱后,我释怀了。同时也感激父母在那个非常非常艰辛的年代把我们姐弟四人拉扯大,感激Ta们赋予了我生命、生存的权利。

邱静的话跟李老师的解释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

人生小轮回:
如果人生是一个小轮回,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是来学习Ta们上辈子未学到的,如果这个轮回(面对、接受、学习、放下)需要3年加3天,你是愿意用3年的时间来完成这道功课(面对、接受、学习、放下),最后只得3天的轻松时间享受人生,还是你愿意用3天的时间来修炼好这门学问,用剩余的时间好好享受剩余的人生?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1. 2016年3月29日:刚在小区大步走回到家,大步走一个念头刹那涌上:一直以来,我知道自己有两个名,一个是AY,一个是AM,以前,我只用减少我正能量的解读法来解读我的名字,我从来没有看到它的另一层含义:别人只有一个名,而我有两个,这不是说明宇宙最高的力量、家人对我的眷顾吗?我比别人多了一份力量、我有两个名即拥有了双倍的能量,我要时刻带着这双倍的力量活出属于我的人生,才不辜负长久以来和我肩并肩的名字啊!@今天和曾姓老同打羽毛球、午茶,午茶时份跟她分享了我的这一最新发现。

    2015年11月14日:”NLP亲子关系公益课”:虢海平如是说:“名字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非当你赋予Ta一个意义。名字是每一个人一出生的催眠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