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博卡拉游荡

2014年1112  

懒觉起来吃完早餐,还没计划要去哪里,楼下就传来毛苔的大声呼叫,原来是租了摩托车要一起去环湖。有点纠结要不要跟着毛姨丈单飞,可是环湖太吸引人了,换上衣服走人。

毛姨丈的摩托车租两个小时租费八百元,明显的被宰,事实证明我的怀疑是正确的。后来兵哥租车一天租费八百,毛苔姨丈被当水鱼了!

出了城全是坑坑洼洼的土路,风景虽好,可是我们做了一路吸尘器。到了湖边去走走,晃晃又上车往郊区去,过了城区就是烂路,屁股也颠得疼痛不已,巴不得想要站起来。到了滑翔伞降落的地方,毛苔也受不了,提议打道回府。

燕子她们在昨晚的尼餐厅,我独自一人餐馆,毛苔还车去了,结果没跟来又得跑一趟。返回到昨晚的尼餐馆里吃咖喱鸡,那味道真的好赞,决定在这里吃是因为昨晚夏燕蹭了老板的饭来吃连夸味道好,今天吃过确实是在尼泊尔吃上的最好的米饭。

午饭后仍旧是分组行动,买衣服换裙子,到下午在某家羊绒店碰到时发现每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大采购。等我们相遇到时,男队友们都已经采购完毕,左一袋右一袋,店老板的脸笑开了花,看来双方都收获颇丰。打听才知,三位男士在这家店就消费了三四千元,难怪老板笑成那样。

男士下场,换女士上场,在店里面又是一翻大战。

今天是阿晶的生日,我们六人决定给他一个惊喜。中午妞和猴子订好了蛋糕,晚上吃中餐大家也不提这事,可能因为这样弄得太神秘,气氛弄得有些怪异,到后来被演变成没有硝烟的舌枪唇剑大战,最终不欢而散。

分头行动,拿了蛋糕返回酒店,偷偷叫上所有队友,兵哥打掩护,一起到了阿晶的房间,刚洗完澡的阿晶还穿着短裤,看到捧来的蛋糕都来不及穿裤子,就被大家推着许愿切蛋糕。

接着进入下半场,酒仍然是主角,七个人来到了酒店门外的小店,继续上演不醉不归的续集。全都是性情中人,话匣子打开了,大家都在说徒步过程中的那些事,之前不好说的话在酒的发酵下大家都打开心扉坦诚地说了出来。

我也向阿晶说出了在上山过程中心里面的感受以及向他道歉,我真的不该使小性子生闷气。以酒为敬,一杯下肚后什么都了了,他还是我心目中最善解人意最有担当的收队疯铃哥。

今天晚上真的喝多了,头脑有点不听使唤,这真不是我一贯作风。又叫又吵又闹,餐馆又被我们弄翻一次。开心的不开心的都说,心里话说出来后大家都坦然,感情也融合不少。但无论如何,最终在即将落幕的一刻,小分队圆满收场。

几点钟散场的?真不记得了,可酒无论多少,在外,总是能记得找到回去的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