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博卡拉的最后一天

1113

燕子、兵哥、阿晶和我取消了滑翔伞,兵哥和阿晶去玩滑翔机,我和燕子就在湖边漫步。正在树下坐着,呼啦来了一车的学生,在湖边吵闹打闹着,尼泊尔的女生都特别漂亮,脸部好立体,与中国女性不同的一种美感。燕子拿起相机噼哩叭啦地狂拍,最后倒是学生们主动过来搭讪,每个学生都特别想拍照留念,也要和我俩一起拍集体照。留下她们的邮箱,答应回到中国后把相片寄给她们。妞滑翔要回来了,我们也打算回GH去等她顺便收拾些要猴子带回去的行李。不舍散去,一个女生将她的彩带套进我的手里,说是留给我做纪念,可是我没有什么可以送给她,她说不用,彩带会带给我好运。一个珍贵的纪念品!

回到GH收拾不用的登山用品,让猴子带回国寄回深圳,这样我们就可以买多一点手信也不用再拖着一大堆的行李。等妞和猴子回来后,我们已经收拾得差不多,又再次拍起了戏剧,上演家庭剧。笑翻!

中午继续尼餐,来了几次,和老板、老板娘、服务员都混熟了,都用半生不熟的英语交流着。下午没计划,都是各玩各的,四人就在餐馆里坐着,有时候,就这样呆着感觉真的很好。

明天就要兵分三路(猴子回家,大队去喜马拉雅看日出,小队燕子和我去奇特旺),没有一个人提议说要一起吃个晚餐,三个小分队各管各也轻松自在。

午休过后,妞妞提议要自己穿上了纱丽去逛街,没人会穿只能燕子帮忙着捆。终于裹好纱丽,出门走在大街上我与燕子跟在后面,见她不停地用手提着,以防纱丽往下掉。穿着纱丽的中国女生别有一番风情,无论男女一路回头。终于,一位好心老太太看不过如些糟蹋美丽的纱丽,停下来要帮妞妞穿好。老太太一圈圈解下妞的纱丽然后又一圈圈地帮妞把纱丽穿好,穿法比纱丽店老板娘帮忙穿的方式要保守很多,那穿纱丽繁琐的程序真让人咋舌。路人都在围观又或是不断回头,好一阵子才重新弄好。

下午刚好路边遇上背夫Enson,前天托他代买了到奇特旺的汽车票,850RS/张,顺便给的150RS小费当是手续费,后来打听到车票其实是600RS/张。好吧,我不是质疑什么,只是写客观事实。就算不是这个价格,我们也打算不会要回尾数,当是给服务费的。

晚餐四人继续牛排啤酒,下山之后,真的是天天酒不离桌,今晚要总量控制,适可而止。四人点了四份牛排一份烤鱼,撑得只能中场离桌和猴子去打桌球然后返回来再继续大吃。如此一来一回,吸引来了个年青人,三人开始打比赛,中尼桌球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好棒的一个尼泊尔小伙子,几个回合下来把猴子和我打得落花流水。

吃太饱,继续游荡模式。

在博卡拉最后的一天,无所事事就这样过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