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回到博卡拉

20141111

今天是徒步的最后一天,大家的心都飞到山外面去了,虽然说ABC整条线路都很成熟,但还是会满累。走完这一段我们就要分成小部队分开来完几天。太阳已经老高,我们还在不紧不慢的打包行李,心都飞了,可身还处于懒散状态。

天气相当给力,令泥泞的小路干燥起来,不会使我们脚下打滑。

出发前背夫就交待今天的路会有比较多的岔路口,要求走得快的人务必要在路口等着,可还是有队友再次没有听进去再次走错,幸好发现得早,隔江把人给喊了回来。典型的有组织无纪律。

四个小时的路程,队友们好像都要急着返回博卡拉一路的赶呀赶,想好好照张相的机会都不给,不过无所谓啦,最后一次徒步以后有的是时间玩相机。

都是羊肠小道,不会太难走,没有急速上下山,大部份都是在山腰之间的横切,穿过一片又一片的田园风光。

走过一个又一个的村子,遇到可爱的小朋友,都拿出巧克力。遇上水果档,都巴不得样样水果都要尝一尝。一个非常乖巧可爱的小女孩上满了一出三口之家。毛姨丈满脸都是幸福状,小女孩完全没有陌生感。

每走过一村又一栈,都巴不得停下来歇一歇。正午来临,才觉得太阳啊你今天可真有点狠毒呀!晒得我是一句话都不想讲。

又干又累,一路无话。中午2:30到达了乘坐巴士的村庄,点餐后趁着空闲时间与背夫结账,每个给了10%的小费。

比较了坐巴士和租车的费用之后,一致决定租车返回博卡拉,我们四女两男一车最后还搭了两个司机的朋友。

燕子、妞妞、凤凰坐前面,我和猴子及两个本地人坐在最后面的车厢。后面其实满宽敞,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无聊得紧,玩起了看手相的游戏,胡说八道一通,猴子竟然相信了哈。看来我唬人的功夫还是了得的!

两个本地人见我们像两小孩一样玩得如此开心,不停地大笑,不禁加入我俩一起玩。虽然大家无法用言语沟通,可是大家都知道玩法,大胡子还会点简单的英语,可以和我来两句,反正玩是不用太多交流,笑容就是最好的语言。猴子内心其实还是个孩子真的很单纯,无论我说什么他都信(骗我的吧),然后和大胡子俩一起给他看手相,说人生说健康说财富……哈 哈哈,太恶搞了!从简单的交谈才得知,其中一个大胡子竟然是车子的主人!

车子一摇一晃,有人开始了恶作剧的游戏,太入戏了,每次受挨的都是猴子,没人会怀疑我,假正经有时还是挺会蒙骗人的。把前面坐着的三女一男玩个够之后,没得玩的后面两人开始玩猜拳打人,开始是输的偷偷打前面的,后来变成互打,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无知的幼童,打得两手都红通通的还继续玩,引得大胡子哈哈大笑,玩着玩着,被人欺负得太多了马上搬出前排救兵老队友,多人一起玩气氛更Hight。大胡子和小伙子在Nayapol下了车,宽松的位置可以让人在里面爬动,玩着就不知怎样演变成了认亲戚,然后就有了晚上的一家人吃团圆饭恶搞。

笑声中回到了博卡拉的格兰德假日酒店,必须为有始有终的背夫们点个赞,知道我们走累了,全部行李都帮忙提到了房间里面。

九天的徒步终于完结,我也算是平安顺利完成任务,为徒步旅行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晚上的团圆饭

老陈私下给了两千尼币请背夫晚饭,但兵哥邀请了背夫们一起吃晚饭。14个人在牛排馆的露天阳台里分成了两桌,中国人团圆怎可能会少酒呢?在酒的助兴下,亲戚越认越多,最后乱套,两桌轮流祝酒,阵阵欢笑声引来旁边外国人的侧目,也跟着不明所以的笑,热情的背夫们现场高歌,也引来了服务生和外国人的热烈掌声和笑声。

牛排馆的热闹暂告一段落,准备返回酒店休息,爱玩的队友商量下半场,转换场地继续。在回程的路上除老陈和凤凰外其余的人和背夫又进了一家有歌舞的餐馆,胖胖的部长竟然会讲流利的广东话,出乎我和毛苔的意料。先来一打啤酒,又是全场最Hight,旁边桌的老外夫妇看的不是舞台而是我们桌。

我们变成了整个餐馆的主角。歌手背夫上去舞台给他们耳语说是下一首换嘀哩哩,最后变成了我们大合唱。气氛被推向高潮,十几个人扯着拉着被人抱着上去了表演台,舞台变成了我们的大狂欢,表演者、演奏者、游客、我们、你们、他们也跳了上来,热情的尼泊尔人、奔放驴友在伴舞的姑娘引领着我们围起圆圈,手拉手欢跳了一个晚上。

跳得又累又饿的时候散场了,留下我们五人又换场找宵夜,到了一家尼泊尔餐馆(其实是酒馆)什么都没得吃,点了四支啤酒喝完又找下一家。特想吃青菜,我们决定去找兰花,可找到兰花时被告知已打烊,服务生告诉我们可以去后面街道的餐馆,说不定可以找到青菜。照着兰花餐厅服务生的指点,我们钻进了居民巷子,中餐没找着找到尼餐。

五人又大块朵颐,还买了个大西瓜,燕子还去蹭店家老板的咖喱饭来吃,赞不绝口,平安下山无酒不欢,兴致正在头的我们又继续喝上,大有不醉不归之势。

最后我们是怎么撞撞跌跌回去的,想知道的,我悄悄地告诉你!哈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