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待我平安归家,许你十里菊花。

2014116

Discover有一个很大的草坪,正正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后靠着白雪皑皑的雪山,还缩在背窝里就听到真人闹钟老陈大嗓门“快起床啦!太阳出来了!”燕子嘀咕着把门把开,一阵冷风吹进来,真冷。

十二万分的不情愿爬起床来穿好衣服,往屋外探探头,东边一片红晕,哪来的太阳?搓着手哈着气走到草地另一边,看着东门等太阳,老陈和猴子貌似很专业的摆好脚架,好像没什么好拍的,拿着相机掉头回房。

等早餐的间隙,大家开始狂拍到此一游的相片,各种表情各种甫士惹得楼上两个外国人哈哈大笑,不停地对着我们按快门。

10:20出发,在一片田园风光中下撤,经过一片小米地,穿过一个个小村庄,走到谷底横过铁索桥,再上山,再横切,不断地重复,不停地走。阳光很好很舒服,心情也很惬意,不再上八九十度的下山走起来也不会太累。家家户户家里种有各色各样的菊花、海棠、格桑花和蔷薇,在屋檐下晒着太阳,满满的幸福感。

今天每个人兴致都出其地好,除了猴子和兵哥之外,其余都走在一块,说说笑笑,走走拍拍,吃吃喝喝,一路高歌,背夫跟在后面也不时加入我们,教凤凰唱尼泊尔歌曲,听到容易唱的一段,我们也都跟着滴哩哩起来。

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村庄,越过一片又一片开得茂盛而不妖艳的菊花,让我们这些路人看着也是醉了何况是要住在这村子里面呢?每见到一片,都哇一下,哇得心都化了,想想我家阳台的花儿,这么长时间没打理,不知回去之后成什么样子了,看到这一片菊花,想起读小学初中时,我家院子里阳台上那一盆盆花,花了我多少的心血,后来搬家,不得已将花全部送到一个姑姑家,心痛啊,每个周末都跑去姑姑家看我的花。到现在,仍旧有那种种花的情怀,虽然很多时候花的成活率不高,可却是不甘心地屡死屡种。看到阳光下开得那么灿烂的菊花,明年立春,有得忙了,我也要让阳台再次开满花,憧憬着,也是那么美好让人心生喜悦。

确实不记得翻了几个山头,就在快要到达Chhomrong的时候,远远看到草地上趴着一群穿着制服的学生,马上断定下面的楼房是一所学校,学生们围成一个圈,坐的坐,趴的趴,远远可以听到读书的声音和老师的讲课声,我们悄悄的拍张照然后轻轻地走开,几个学生不停地朝我们张望,从老师的声音可以判断是在上英语课。后来,我问背夫“为什么不在课室里上课而要在草地上?”他们回答我说是因为天气太冷了,外面有阳光,暖和。

过了学校之后,考验又来了。一级级的石阶下坡路,那种感觉真想晕倒。

远远可以听到队友们的欢笑声,可站在石阶上的我感受到的却是膝盖里传来的悲鸣声,用登山杖撑着身体往下挪,约二百米的距离我走了半个多小时,到达Chhomrong Cottage餐厅第一件事就是躺在石板上晒太阳。

吃完饭的时候阿晶才发现不见兵哥,也无法联系上他,远远看见对面山路上有个很像的,大家都以为是他,都在大声叫起来以引起“他”的注意。吃饭的地方离晚上住宿的地方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背夫说不用太急着赶路,因此可以休息得久一点,结果老陈和毛苔又打起油诗来,老陈的普通话可真的不敢恭维,那句“仓龙**烤鸡腿,鱼尾峰下鱼尾纹”我听了好久才听明白八成,至今还有两个字都不知道是什么来着。

16:30午饭后继续石阶下山,又是继续崩溃。过了铁索桥,妞妞终于和兵哥联系上才知道他走错路了,背夫没有说错,今天的路岔口多,走得快的人一定要在路口等着,以免走错路,事情终于发生了,特种兵出身的兵哥还是走错方向了。我们五人都在替兵哥想办法看怎样走回正确的方向来跟我们汇合,可他的腿在昨天已经扭伤,到现在为止体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大家劝他今晚找个店住下来,明天我们晚走一个小时,按他的体力明天是可以和我们汇合的。后面燕子、猴子和凤凰在买鸡,要是赶得过来的话可以通知他们在Chhomrong等兵哥。

过了铁索桥,继续上山,背夫说的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走了近二个小时,到下午6:20才到达。当背夫在一排种满花的屋檐放下行李的那一刻,我又以为是休整,谁知,他跟我说,到了晚上住的地方了,那一刻,大家哇的一声跳起来,这么美的客栈,太棒了。

待大家都洗完了澡,后面买鸡的三个队友也到了,买了二只鸡5000尼币,比第一个晚上吃的便宜多了,大家七手八脚帮忙洗菜,妞妞下厨为大家煮大餐。

(唯一一张当晚的晚餐图片)

正当大家都在静待晚饭的时候,兵哥突然出现了,安静的气氛顿时热闹起来,看兵哥的状态已经是体力完全透支,万幸的是他平安归队,这已经值得我们一起庆祝。餐厅里摆了两桌菜,鸡汤也预留了一锅给背夫,不知是谁拿出了在香港机场买的轩尼诗,是时候把酒拿出来了,阿晶再买了些啤酒,分了一半给背夫,有了酒的饭桌气氛异常热闹,不再分国家肤色种族,都唱起来笑起来。一个背夫还敲起了手鼓唱起了尼泊尔民族歌曲,大家都疯起来了,场地换到室外餐厅,把桌椅往边一靠,开始了卡拉OK大赛,一人一曲,手机、喇叭、手鼓、掌声、欢呼声一个比一个高,宁静的山村夜晚充斥着我们的欢乐的尖叫声。五个背夫中有一个曾经是尼泊尔歌手,声音略沙哑带着磁性,立马征服在场所有女生,男生也开始闷骚起来,伴着歌声鼓声拍子声,开始跳起奔放的尼泊尔舞蹈,昏暗的灯光下,寒冷的夜晚也被我们的热情暖化起来。

如果想看《尼泊尔之旅》的全部内容,请关注一步网站的公众号“一步观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