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迷雾

2014117

每天六七个小时的徒步让人放空后每个晚上睡得都很好,特别是当好朋友离开之后开始进入良好状态,这让我很安心,但仍旧没有放松对脚下的警惕。

接下来几天山上都没得洗澡,背夫让我们把不需用的物品寄存在客栈里,待下山途经时再领取。由于当时计划是猴子、燕子和我会提前一天赶下山,因此我们三人的行李必须全部挤在一个大包里,慎重起见,决定今天自己背相机,之前一直交由背夫背着走,今天起得负起这个重任,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11点在下Sinuwa出发,用了一个小时人畜共行爬到上Sinuwa,一路都是有机物,散发着一阵阵草的霉味。

早上的太阳如昨天一样灿烂温暖,在上Sinuwa横切之后,开始了二小时的石阶混合着石子路的下山,体力尚未开始消耗,状态亦佳,哼着歌向前走,身后和等在前面的背夫不停大声地叫“小萍果,快点!”,也许叫小萍果让他们感到很开心。无所谓,只要开心无伤大雅,随它去就好。

到了Bamboo停留片刻,继续上路,上坡横切再下坡,沿着潮湿的石子路,走了约一个半小时,才到达Dovan跟大部队汇合。

过了Bamboo之后,我不想拖着阿晶再收我的队,他跟着我的步骤走是相当累,真的不忍心,心里也有很大压力,一而再,再而三,冒着要把阿晶那张想生气却忍着的脸要爆发的危险,停下来悠哉地喝了杯葡萄糖……终于把阿晶赶到前面去了,瞬间觉得舒了一口气。一个人在宁静的森林里慢慢向前走,好自在,感觉自己也是森林里的一份子。望着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树林,突发奇想,这个森林是否有精灵?突然有个庞然大物出来了会怎么办?为什么这么舒服的森林不飞只会讲话的鸟呢?……(妄想症发作)

我知道阿晶有点生气了,因为我把他赶到前面去,让他没尽到收队的责任,但我相信,下山后我坦言相告,只要心态坦诚他会理解的。阿晶那么好的人他怎么会对人生气呢?心虚啊!

感觉有一点小别扭,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是最后一个到达,阿晶已经帮我点了个番茄汤,我再另外点了个苹果煎饼,但我不敢面对阿晶有点生闷气的脸,只好坐在老队友燕子那一桌,搭着她到地图边上拍照。饭后为不拖后腿又提前出发,笨鸟先飞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午饭后,山上开始起雾,必须起程,雾大不好赶路。

路全是湿漉漉的石子,右边是溪谷,传来轰隆隆的水声,越往上雾越大,能见度越来越小。往上走的人越来越少,原本和妞妞凤凰结伴而行的,走着走着,我就落下了。整个森林安静得只听到自己脚步踏在碎石上的达达声和溪水声,无声地走着,没什么好想,也不感觉到害怕,偶尔遇上几个下山的人,友好打个招呼互相打打气又继续往上走。

打前锋的队友已远远不见人影,走在后面的我们也低着头各走各路。

不知走了多久,赶上了凤凰,然后她跟我说腿痛不知是哪根神经在痛,可能扭到了,但什么时候怎样扭到却一概不知,见她这样的情况,原本腿脚不便压根就走不快的我只好顺带做一下收队。雾越来越大,能见度越来越低,天气也越来越阴冷,我和凤凰一前一后无声地走着,终于在17:45分熬到达喜马拉雅,足足走了二小时十五分。

走上客栈平台才发现原来阿晶坐在一家客栈外面的凳子上等我们,那刻心里一股暖意。他不会落下我们的!

跟阿晶提了凤凰大概的情况,说凤凰扭到脚了,心里知道我们不可久留,必须赶路,我们要走慢一点。其实也是给自己找个落后的理由。但天气已晚,雾又大路已经看不大清,而且手电在背夫的包里,什么夜行装备都没有。这次真不可大意,必须三人同行,哪一个落下都随时会有危险。我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到下一站Deurali。

三个人不再说话,沿着乱石路一步步向上挪,我和凤凰仍旧是一前一后交替着,阿晶走在最前面,不停地嘱咐加快步伐,这种天气有些危险,不宜久停,易感冒。夜色越来越暗,雾越来越大,周围一片白色,五六米开外的物体都变得相当模糊,更加不敢分心脚下走的每一步。

无声,无声,还是无声的走,脚步声都已经听不到了,只听到溪水的咆哮声,在这安静得令人心里发毛的山谷中就像有什么要随时爆发一样,那种令人震慑的无形的力量撞击在我的心里。

喘着气,走走停停,赶上了毛苔,大家补充了点能量,可是我却什么也吃不下,幸好还有半杯葡萄糖。听到山下有响声,原来是背夫赶上来了,他们又累又饿,而且没有食物,给了他们些食物后,我们先行赶路。

也许是无知者无畏,不管这雾多大能见度多低溪水声再怎样的咆哮,都没有让我产生害怕的感觉,我也相信在天黑之前我们肯定能走到目的地,而周遭的环境只是让我更加小心走路而已。

这种处在迷雾中望不到前方看不到方向的情形在我眼里似曾相识,每一次都想哭,每一次都很茫然,可每一次哭过害怕过之后,还是要抬起脚继续向前走。我始终相信,穿过这一片白茫茫的迷雾,有一片洒满阳光开满鲜花的草地,我可以在草地上翻滚睡觉晒太阳。虽然我不知道这条路最终会伸向何方,但只要跟着心想走的方向,就任由她引领我去那一个地方。

拿出手机打开音乐,随机播放第一竟既然是许美静的《阳光总在风雨后》,接着是奶茶的《一辈子的孤单》再接着是莫文蔚的《阴天》,连手机也要这么应景。

边走边唱,不再专注于周边的环境,无意识的脚步轻快起来,把凤凰甩在了后面,沉重的心情也变得欢乐起来,过完一条泥板桥后也学着溪水的声音吼吼回应一下。(白痴)

阿晶在前面大声说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分钟的路程,我嘀咕着说,那我就是二倍的时间来计算,意料之外,真的20分钟,望着转弯角的灯火,激动呀,也不管后面追上来的背夫怎么催促,拿起手机拍张相片记录再说。

整条上山路中,我们仨包尾,回头望望,只能听到轰隆隆的山泉狂叫着陷入一片迷雾中。背夫不放心不断地在叫“小萍果,小萍果,quickly, let’s go!”回过神来,迅速往灯光处走去。

住宿点笼罩在一片迷雾当中,只有晕暗的灯光发出暗黄色的光芒告诉人们,这里是投宿点。水是刺骨的冰,床被是潮湿的,先头部队已经在准备晚餐。爬过了层层迷雾后,今天晚上又有美味鸡汤还有热水澡!

如果想看《尼泊尔之旅》的全部内容,请关注一步网站的公众号“一步观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