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旅程2014

一件小事坚持做四年会形成习惯。当大家知道你有这个习惯时就会对你有所期望,而大家的期望反过来又会激励你把好习惯坚持下去,良性循环就这样形成了。

这是我第四年在辞旧迎新之际回顾过去的一年。 一直在找我的2014关键句子: “学知不足”、“身随意动”、“走着走着就散了”、“塞翁失马”、“我是一只蘑菇”等等……最后我决定用“旅程”来概括我的2014年。严格来说,2014年是我这四年来出门次数最少的一年。如果人生是一段旅程的话,那么2014就是我人生旅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年里的跌宕起伏喜怒哀乐浓缩了人生旅程中应该有的所有元素,完整、真实、接地气。

(本文比较长,在PC上可以播着音乐一边听一边阅读)

陈百强《旅程》

加油充电

汽车要加油,手机要充电,登山的人要休整补给……长线旅程更需要及时的加油充电。以前自诩学习能力强,把自己当作混合动力车,在前进的同时给自己充电,今年则尝试用不同的方式来给自己加油从而提高自己的动力(实力)。

继2005年后再次为兴趣爱好自费报培训班学习。上次是为了英语口语,这次是为了摄影。老师提点后学习事半功倍,比自己独自摸索高效多了。三年前感概“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 到了今年才真正体会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 。我们普遍不习惯为脑力劳动付费,很大程度是因为不容易立竿见影,不容易量化结果(为孩子请家教补习,能把结果通过考试成绩量化出来的除外)。今年放下功利,投资自己,结果意外收获了几个志趣相投的朋友。加油得到心仪的赠品,喜不自禁。

我的历史学得很差,记不住历史事件的年份;我的地理也很差,没去过的地方,连地名也说不出来;我不懂艺术,不能对艺术品说出个所以然。但不妨碍我用美好事物养眼。

因为喜欢莫奈,得知莫奈的真迹在上海展出,特意去了一趟上海;因为喜欢丝绸之路相关的历史,特意调整时间去北京,到国家博物院看丝绸之路特展,特意去了泉州、斯里兰卡;因为喜欢小侄女石辉仪,特意调整时间回来参加她画展的开幕式。在莫奈画展中四幅日本桥同时映入眼帘;在国博与各省市博物馆的丝路精品喜重逢;在泉州、在斯里兰卡Polunnaruwa重寻海上丝绸之路的遗迹;在辉仪画展上比较中外教育体制下孩子创作力的差异…所有过程都让我身心无比愉悦。没有人规定门外汉不可以凑热闹,不懂不代表不能够感受气氛,不懂不代表不可以接收美好事物传递地出来的能量。

人世间美好的事物太多了,现在精神享受的多样性、可选择性一点不亚于物质享受。

年初在国家图书馆知道了“文津奖”。翻阅了一下该奖项多年来推荐和获奖的书目,发现都是精品中的精品。经过高人筛选的书目,完全不用担心滥竽充数、不需要先看电子书再买实体书,完全可以放心买、安心读。

连续关注80后作家吕魁五六年,他每个月都会分享他当月读过的书目,顺着年轻人的眼睛看世界。

同样爱读书的80后王珏、天使鱼今年都特别给我推荐了适合我的书目,加上网站一步上两个70后用户在网站上的读书笔记,2014年终于成功摆脱了被软文、畅销书榜单、必读书目控制阅读内容的被动状态。

而最让我痛快的阅读是看Asteller给我的书目。每当我与她交流,主动分享自己最新的领悟时,她都能轻而易举的说出相对应的学术理论,开始时我不当一回事,后来我就直接向她索要对应理论的书籍,以此完善自己不完整不全面的领悟。这种先通过自己观察思考、归纳总结,然后再看对应学术理论完善自己的方法,非常适合我,有Asteller做我强大的学术后盾,前行变得轻松自在。

今年之前,一直只会用眼睛去欣赏美好事物,今年开始作了新尝试,学习用耳朵欣赏。年初好友与我分享了他的专业随身听器材,并大量提供24bit的音乐。我开始尝试接触不同的音乐风格与音乐类型,寻找自己喜欢的曲风。当然,这也只是热身。5月初,在只听过G.E.M.邓紫琪两首原唱歌曲后,就专程跑去澳门听演唱会,用耳朵感受、欣赏活力四射、青春逼人。不过,这也只是暖场。

8月7日,Daisy向我推荐蒋勋的《细说红楼梦》,在几乎人人都劝我看原著的情况下,我力排众议,花了240小时历时五个多月,听完了《细说红楼梦》。

用高质量的音乐调教耳朵的欣赏能力;用G.E.M.的活力感受青春;向宝玉学习宅心仁厚、向黛玉学习超然自我、向宝钗学习八面玲珑、向平儿学习平和厚道、向袭人学习息事宁人、向凤姐学习做CEO、向贾母学习做董事长、向探春学做改革派的领导者、向蒋勋学习欣赏关注小人物、向曹雪芹学习享受包容青春期。所有这些都是今年尝试用新形式接纳传统事物的重大收获,庆幸自己没有默守成规。

有人出行喜欢有完整的计划,然后按详细的行程表实施。我的人生旅程与我的每一段具体旅程一样,都是身随意动,没有预算没有行程表没有明确目标只有大方向。今年加这些油、充这些电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发生了就发生了,做了就做了,为什么一定要有意义?

 

旅伴

人生旅程上会遇上形形色色的旅伴,哪怕“孤身走我路”,只要你不是独自穿越无人区,就一定会遇上旅伴。区别只在于,这些旅伴会陪你走多远。

不知道是我走得太快,还是人家走得太慢;抑或我上了绿皮车,人家上了高铁。第三季末,突然发现身边有些人不见了,周边又多了很多新面孔。开始时很恐慌,估计马拉松新手跑着跑着发现路上只有自己时,也会有同样疑惑。到底是自己走错路呢?还是被抛离呢?还是遥遥领先?某一天突然顿悟,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什么可怕呢?散了就散了。

决定一段关系能维持多久、同行旅伴能走多远的,是彼此前进的速度。当我们惊觉亲子关系、夫妻关系、情侣关系、同学关系、同事关系等等一系列关系中的成员开始无话可谈时,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成员间的前进速度不同造成的。孩子的成长速度远快于父母的进步,孩子不再仰视、不再依赖、不再崇拜父母时,原有的亲子平衡关系就被打破了。如果父母执意要保持原来的平衡,要么就与孩子同速,要么就是万劫不复。其它关系亦然。

斯里兰卡的长途巴士很有趣,与我们国内的直达长途车中途不上落客不同。它既跑长途又在市内每站必停,早上从A城市出发,上落车的是上班上学的乘客;到了B城市,上落的可能是购物走亲戚的乘客;而到了C城市,上落的就成了下班和放学的乘客。形形色色的人上车下车,邻座换完一批又一批。缘深的,多坐几站多聊几句下车握手道个别;缘浅的,连座椅还未坐热五官还未看清,人生就从此再无交汇点。人生旅程如斯里兰卡的跨市长途巴士,2014年我坐的巴士有人上车自然就有人下车。与其遗憾下车时没有好好道别,还不如好好珍惜依然同行的旅伴。

2014年,最欣慰的事情是陪我同行30年的另一半,依然与我并肩同行。他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做好自己,不会英文但却可以对酒柜里的红酒了如指掌、每晚坚持看与行业相关的最新信息、接触两项新运动并全情投入,(就是受他请专门教练领入门事半功倍的影响,我毫不犹豫地参加了摄影培训班。)我们在彼此的视线范围内用自己舒服的速度和形式前行。好的旅伴,能随时随地看到对方的闪光点,亦能随时随地让对方看到自己的闪光点。

当成功搭讪变得毫无难度时,我就决定不再主动与周边的陌生人搭讪了。整个2014年,路上的我一直静静地做自己的事,看书、戴着耳机听音乐、玩手机等,都是用身体语言表达自己不愿意与外在沟通。在这种极端不开放的情况下,楠楠因为我在看《纸牌屋》主动与我搭讪让我填补了手游行业朋友的空白;旧同学因为我的文章主动与我搭讪让我感受了一次最陌生的老相识;Nithiya因为我买免税品与我搭讪让我对斯里兰卡的疑惑得到满意答案;泰国的阿龙因为我示意他放随身行李的地方与我搭讪并告诉我他对人生的理解:人生象太阳的一天,壮年时就如太阳在最高点,必须想好用什么形式日落。

旅程中还有一些刚认识就无奈地失去的旅伴,如德国的Tillmann。他给我详细的狮子岩信息,全程充分体现德国人的严谨细致;他让我知道新一代的欧洲人已经把欧盟看成一个整体;他让我知道全世界的人都一样,可以为爱情离开土生土长的家迁到女朋友所在的城市;他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自己的电邮地址,然后与我的笔记本一起丢失了。

旅程中还有一些各奔东西后才知道曾经相遇过的旅伴,如路人甲。因为差不多时间到同样的目的地,我们互加微信好友。沟通不多,以致某天通过第三者,才猛然发现我们曾先后入住同一家GH,曾经一起站在路边等车,但却互不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微信好友。

有缘遇上的旅伴,且行且珍惜。

 

裸妆裸装

在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群里,甚至在网络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固定形象,然后总是在有意无意地竭尽全力去维护这个形象。每天化着同一妆,说着与形象、身份匹配的话,有点没趣不过肯定安全。同一个妆化久了,有时侯连自己也误以为这个是真面目。

人生旅程哪会一帆风顺,偶然遇到措手不及的事情自然不过。有些日子,自己明明是一只蘑菇,却要化个与平时一样的妆容,人模人样地穿梭于熟悉的人群中。蘑菇与人有什么不同?

有一个精神病人,以为自己是一只蘑菇,于是他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房间的墙角里,不吃也不喝,像一只真正的蘑菇一样。有一天,心理医生也撑了一把伞,蹲坐在了病人的旁边。病人很奇怪地问:你是谁呀?医生回答:我也是一只蘑菇呀。病人点点头,继续做他的蘑菇。过了一会儿,医生站了起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病人就问他: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走来走去?医生回答说:蘑菇当然也可以走来走去啦!病人觉得有道理,就也站起来走走。又过了一会儿,医生拿出一个汉堡包开始吃,病人又问:咦,你不是蘑菇么,怎么可以吃东西?医生理直气壮地回答:蘑菇当然也可以吃东西呀!病人觉得很对,于是也开始吃东西。几个星期以后,这个精神病人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虽然,他还觉得自己是一只蘑菇。——摘自网络。

当一不小心成了蘑菇时,我们其实并不需要太多的劝解和安慰、训诫和指明,我们需要的只是能有一个人在我们身边蹲下来,陪我们做一只蘑菇。可惜的是,大部分的时间,我们会选择继续化妆,装成人一样,若无其事地站起来。

那天在斯里兰卡Tangalle丢了行李箱,我是一只幻化成人的蘑菇,与超过20个人交流: 领事、三个警局的长官、车站调度员、一大堆司乘人员、热心的乘客,还有数不清的不会英文的本地围观者。参观了两个警察局,亲眼目睹了电视里才见得到的监狱。了解了斯里兰卡的交通管理状况、警察办事的流程与水平,政府部门的硬件设施、电脑水平,完成了一次实至名归的深度游。

从Tangalle回Galle的大巴上,疲惫不堪的我被打回蘑菇原形,裸妆素颜,油头垢面,满面油光,邋遢不堪。没有人认识我,我不需要维护一贯的形象,不需要装,在完全没有顾忌之下,眼泪汹涌而出。很快地,我开始看到其它蘑菇。旁边一个抱着孩子的本地人Manio,以及后面的Kuma和她的德籍先生Andy看到我抹眼泪,很关心地问我是否需要帮助。知道事情始末后都给我留下地址、电话,说我可以随时去他们家免费吃住。就这样,我被人捡回家了。

其实前一晚主动加我微信的袁领事,他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陪我做蘑菇;认识后第一次与我分开的长腿姐姐发信息安慰我,还让我尽快与她会合,她是蘑菇;蓝色海岸线酒店里与我一起写英文口供的房东儿子,他是蘑菇;在警察局一直陪着我,一句英文也不会,连我要上厕所也满足不了的Ruwan,他是蘑菇;见我不吃午餐,让女警给我买可乐饼干的长官Neville,他是蘑菇。我就在一片蘑菇中做着并不孤独的蘑菇,第一次感觉到裸妆裸装是那么的惬意。

好友的儿子有次回学校忘了带饭,同学们每人从自己的饭盒里给他一点食物,他没饿着。回来后我毫不掩饰我对失物的无尽思念,好友们趁着美国的黑色星期五帮我抢购袋子、衣服,有些还把闲置的化妆包、旅行装用品给我。小C送的发箍和风沙送的印象笔记簿,刚好弥补了对应的失物。

裸妆裸装有多舒服?只有裸妆裸装过的人才知道。不想笑的时候不笑,不小心做了蘑菇时安心做蘑菇,不装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人生旅程路漫漫,能裸妆尽量裸妆,能不装还是不要装了。

 

2014年结束前一周,我忽然觉得自己做蘑菇蹲得有点累,然后就站了起来施施然走向2015,继续我的旅程。

 

附:背景音乐歌词:

《旅程》

作词:郑国江 作曲:谷村新司   主唱:陈百强

行色匆匆不会逗留,人生之旅难退后。
天天的挣扎向上游,人生的苦困仍愿接受。
愿每段情亦美,不必管春与秋,
让身边种种新变旧。
月缺月圆亦美,好风光心里收,
求永远也会共你相守。
人情味处处有,欢欣亦处处有,
如有困恼我愿接受。
沿途亦处处秀,清风愿轻轻透,
快乐是紧握你手。
滔滔江水继续流,人生之旅难退后,
今天也许不见尽头,明天归去摇着两袖。
愿笑着谈着去,要自由寻自我,
哪愿随流如木偶。
同行是你与我,将欢乐再渗透,
情意爱意快乐接受。
同行是你与我,天空的星宿,
笑着问哪日回头?

 

相关链接:

一步用户《辞旧迎新》专栏

【艾薇】2011,给我70后的朋友

【艾薇】2011,给我80后的朋友

【艾薇】2012,《“成功”有时是副产品》____高海拔的感悟

【艾薇】2013,一生一步,一步一世

 

类似文章

4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