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序言 之四

转回头继续全唐诗。

既然是字汇,选字就是个切实问题。考虑过《诗经》《尔雅》,甚至《骈字类编》《佩文韵府》之类,真的是太多、太大,而且上古用字多偏僻,看着就胆寒。最终,选定了李峤的“一字诗”。此公写了百二十篇咏物诗,每篇题目只用一个字,所涉颇广且吟咏之物今人亦熟知,若桃、李、菊、兰、马、牛、市、井、刀、兵、琴、棋之属。自此成就一个基调,“以唐人字,汇唐人诗”,自我感觉还不错。

订定字谱,定桃字之后第二字——桐。此时距艾薇问诗半年左右,新字并不是她问的内容,实际上我也不再关心她寻找的究竟是哪一篇唐诗。五六个月的摸索,我已明了此路上自己的优劣,两相权衡,此路可行。重要的是,我喜欢。我从未想到读书有如许多乐趣,古人的书籍已向我展开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依旧不求甚解,却也不妨只为查一个字的形音义用几个小时翻遍网络、翻遍几部字典、翻遍能找到的碑帖。这是自上学以来从未有过的,我从不知道,字典,也是那么有趣的书。

按钮已按下,连拍开始……

一次偶然间的心血来潮,让我推翻了已近三分之一的桐字部。说起来也简单,看到的诗篇越多,越发对篇內夹注的“一作某”这三个字好奇。我非常想知道在哪本书里,会是夹注上的那个字。而且我相信,如果我的书有读者的话,他们会和我一样好奇。我决心消灭的《全唐诗》里的“一作某”这三个字。

这个事远比想象中要复杂,唐诗中的异文何止《全唐诗》记载的“一作某”那么几处。不过,这事情也远比单纯的订讹有趣很多。眼看“西塞山前白鹭飞……斜风细雨不须归”变成“西塞山边(《乐府诗集》等)白鸟(《天中記》等)飞……春江(《乐府诗集》等)细雨不知(《记纂渊海》)归。”或者“人面不知何处在,桃花依旧笑春风”换成“人面至今(《本事詩》等)何处去(《石倉历代诗选》等),桃花依旧笑东风(《山堂肆考》)”也没错,这实在是很有趣的事情。

全唐诗,康熙四十四年(1705)三月颁旨由曹寅主持修书,康熙四十五年十月编订进呈。依照日本学者平冈武夫的统计,全唐诗共收诗四万九千四百零三首,句一千五百五十五条,作者共二千八百七十三人(《唐代的诗人》和《唐代的诗篇》)。后又经乾隆敕辑《四库全书》并《四库全书薈要》两次重刊,目前可得三个比较可靠的古本即光绪年上海同文书局刻扬州诗局本总三十二册、台湾商务印书馆《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九册、台湾世界书局《景印摛藻堂四库全书薈要》本十一册。而一九六〇年中华书局标点扬州诗局本,增日人上毛何世宁《全唐詩逸》三卷,成《全唐诗》平装二十五册,一九九九年复刻时又增加上海陈尚君先生修订之逸诗五种成《全唐诗(增订本)》精装十五册。总计五个版本。

字汇则以文渊阁本为底本。一则,扬州、四库、薈要三本相较,四库本较晚出,且在编纂时又对全唐诗做了一些考证校勘工作(参见《钦定四库全书考证》卷九十八),相较之下三种古本中最为可靠。其二则是文渊阁四库全书已然完全数字化,取用便捷。鉴于自身基础薄弱,几近乎零,得到一个取用便捷、相对可靠的工作底本,实在裨益良多。更可以发挥出长于电脑、惯用office、长于数据核对的优势。打一个不算恰当的比喻,我其实还是在变相的做着核对报表的事。这种事已经做过很久,经验丰富,除了耐心、耗时,难度不算大。

类似文章

1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