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大付】记忆中的故乡 – 水稻耕作

 

上周末和朋友一起去环淀山湖骑行,途径郊区正好碰到秋季水稻收割,那种迎面而来的稻香让我想起了以前收稻子的一幕幕,其实当时都是血泪史啊,只是现在想起来留下的都是淡淡的回忆。农村的生活远没有城市人想的那么暇意,所谓的田园生活之梦都是一些文人鼓捣出来骗人的东西,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农民工背井离乡来到城市。

因为地处江南,老家的水稻一年种两季,清明时节就开始整秧苗了。先把种子用水泡上放在家里发芽,大慨一周后,把发了芽的种子洒播在秧苗地育苗,育好苗后就要开始收割水田里种的过冬的油菜籽。待油菜籽收割完,先把田里放满水浸泡1-2天把土泡松来,然后开始用犁把田翻一遍。犁田是个技术活我一直也没学会。犁好了的田然后用钯把它钯平来,钯田的活一般都是我承包了,因为只要站在钯上赶着牛按一定的规律走就行,但是也不能掉起轻心,水田里的泥巴非常滑,赶牛有时候也不听话,要是不小心掉下来的话很可能脚就被废了。田里的泥巴经过钯碎后,还可能存在高低不平的情况,需要使用一种工具叫锸的东西把那些泥巴从高的地方带到平的地方去,锸完后的田就很平整了,最后再用家里的楼梯把田平一下,经过楼梯压平的田,插秧时就不会有坑坑洼洼。之所有要把田整得这么平才能插秧,是因为水稻的生长周期一直需要水养着,只有整平了才好养水。

未完稿…

tools4field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