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述异记》提要

提要:

臣等謹案,《述異記》二卷,舊本題梁任昉撰。昉字彦升,樂安人,仕梁朝,官至新安太守,事迹具《梁書》本傳。此書《宋志》始著錄,卷數與今本相符。晁公武《讀書志》曰:“昉家藏書三萬卷,天監中採輯先世之事纂《新述異》,皆時所未聞,將以資後來屬文之用,亦《博物志》之意。《唐志》以為祖冲之所作,誤也。”案《隋志》先有祖冲之《述異記》十卷,《唐志》葢沿其舊文,以為别自一書則可,以為誤題祖冲之,則史不誤而公武反誤矣。其書文頗冗雜,大抵剽剟諸小説而成。如開卷“盤古氏”一條即採徐整《三五厯記》、其餘“精衛”諸條,則採《山海經》、“園客”諸條則採《列仙傳》、“龜厯”諸條則採《拾遺記》、“老桑”諸條則採《異苑》,以及“防風氏”、“蚩尤”、“夜郎王”類,皆非僻事,不得云“世所未聞”。其“武陵源”一條則襲陶濳所記,而於桃外増李,移其地於呉中。《周禮》“孤竹之管”、“空桑之琴瑟”二條,則附㑹“竹生東海”、“空桑生大野山”,尤為拙文陋識。考昉本傳,稱著雜傳二百四十七卷、地志二百五十二卷、文章三十三卷,不及此書,且昉卒於梁武帝時,而下卷“地生毛”一條云“北齊武成河清年”中,案河清元年壬午,當陳天嘉三年、周保定二年、後梁蕭巋天保元年,距昉之卒久矣。昉安得而記之,其為後人依托葢無疑義。姚寛《西溪叢語》謂潘岳《閒居賦》 “房陵朱仲之李”句,李善注:朱仲未詳。此書中乃有其事,摭以補善注之逸。今考李善《閒居賦註》此句下引《荆州記》曰:“房陵縣有朱仲者,家有縹李,代所希有。”並無未詳之語,寛偶讀誤本,不知此書之剽《文選》注,反謂選注未見此書,舛誤甚矣。考《太平廣記》所引《述異記》皆與此本相同,則其偽在宋以前,其中“桃都天鷄”事,温庭筠《鷄鳴埭歌》用之、“燕王為郭隗築臺”事白居易《六帖》引之,則其書似出中唐前。蛇珠、龍珠之諺,乃剽竊《灌畦暇語》,則其書又似出中唐後,或後人雜採類書所引《述異記》益以他書雜説,足成卷帖。亦如世所傳張華《博物志》歟。

大意是1、任昉小传,具体事迹看《梁书》本传。2、此书并非纯粹的原创著作,乃是任昉遴选各种书的资料,采取《拾遗记》的形式汇集而成。3、前人给的评价很高,但是未必符合。祖冲之另有同名书一部,与此书不同。4、此书经散佚,今本很可能是后人把各种“类书”中引用此书的条目遴选出来,并添补了些类似的条目重新编定,这点也和《博物志》差不多。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