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全唐詩校勘——松字部20140222

圖出新浪網

10-180-164/681-425894

189-54017

卷一百七十九 陪族叔當塗宰遊化城寺升公清風亭 李白

化城若【英華作如】化出。金牓天宫開。疑是海上雲。飛空結樓臺。升【英華作昇】公湖上【英華、品彙作山】秀。粲然有辯【英華、品彙作辨】才。濟人不利已【己】。立俗無嫌猜。了【刊本作子】見水中月【補註作月中】。青蓮出塵埃。閒居清風亭。左右清風來。當暑【英華作署】隂廣殿。太陽為裵回【集、補註、集註、英華作徘徊。品彙作裴徊】。茗酌待幽客。珍盤薦彫梅。飛文何灑落。萬象為之摧【英華作推】。季父擁鳴琴。徳聲布雲雷。雖遊道林室。亦舉陶潜杯。清樂動諸天。長松自吟哀。留歡【英華作勸】若可盡。刼石乃成灰。

{李太白文集十七。李太白集分類補註二十。李太白集注二十。唐詩品彙六。文苑英華三百一十五題中族叔作旅父,升作昇。刊本分類補註李太白詩二十。}

選這篇只看在“彫梅”二字。懶得考證唐時彫梅是否廣汎分佈於江淮流域,不過今時這東西似乎僅存於雲南,以大理白族所製為最。雖然數年前遊歷雲南時無緣見到彫梅原型,不過彫梅酒卻是喝了不少。平心而論,酒算不得很好的酒,只是浸泡酒而已,想來這個年代也沒人用五糧液作坯酒。不過,俺喜歡甜酒,只酸甜一條就對了口味,何況雲南水好,坯酒自也不算太差,加之浸泡日久,粗劣的酒性去了大半,喝起來相當不錯。相對於其他酒而言,俺喜歡甜酒,好吃糖的緣故。除了此種,雲南尚有一種松露酒,也是不錯,淡黃色甜酒,唯看配方也屬浸泡酒,比較遺憾。也許還是喝過的酒太少的緣故,一時竟想不起國內有哪種蒸餾甜酒。無論江南的米酒、拉薩的青稞酒亦或陝西稠酒,與其說是酒不如說是飲料,蒸餾法製的青稞酒,或廣西特產之三花酒,同內地其他白酒一樣無色透明,屬烈性酒。真是無限羨慕西洋人,有白蘭地、有威士忌等各種甜味烈酒。說起來國人講了幾千年中庸之道,唯釀的酒要麽只烈不甜,如諸品白酒,要麽只甜不烈,如青稞如江南米酒,於酒之一道絲毫不見中庸精神,真是無趣。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