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书郎】全唐诗校勘——松字部2014-4-13/4

27-276-285/734-467855

212-61298

◎勘誤

《會稽掇英總集》六,顧況《同前(宿雲門寺)》,顧字排誤。庫本。

《文苑英華》二百七十一李嘉祐《潤州陽别駕宅送蔣侍御收兵歸揚州》詩後、賈至《送王貟外赴長沙》後“以下六篇並見集本”語後衍“前人”字。

《御定全唐詩》273戴叔倫《重逰長真寺》“人散尸庭空”,尸當是戶。庫本

刊本《竇氏聯珠集》竇牟《史館候别蔣拾遺不遇》“干門萬戸迷”,干當是千。

◎戴叔倫詩多偽

本部所錄戴叔倫詩,《暉上人獨坐亭》《重逰長真寺》《寄贈翠巖奉上人》《寄禪師寺華上人次韻三首》《寄孟郊》《暮春感懐》數篇又見於元人丁鶴年、明人劉崧(槎翁)等人詩集,《聴霜鐘》篇《文苑英華》題失名,據佟培基《全唐诗重出误收考》的考證,基本可以確認是明人刻書時胡亂添入戴集,其統計《全唐詩》錄戴詩二卷,約三十篇悉明人偽托。明人偽造古籍之風極盛,而且相對而言,手段相當嚴謹,郭素紅《明人作伪现象析论》指其選擇“唐代著名的詩人,又確有詩作傳世,所以,作偽者一面輯錄其作品,另一方面,採用魚目混珠的手段,製造了許多偽詩混編於其中。……目的,無非是以假亂真,使人對集中的偽作也深信不疑,從而用‘足本’或‘宋槧’的名義兜售……”比較狠的例子是明人劉崧的《槎翁詩集》卷五《寄曠伯逵》詩,直接把題目改成《寄孟郊》就變成戴叔倫作品,當然,有的本子叫《寄孟東野》,不得不佩服我天朝山寨之風源遠流長啊。所以,若有緣碰到古籍,明刻本經部、唐人别集這類,還是三思而後動得好。

再者,明人刻書業發達,然除非官定或比較大的藏書家刻本,比如汲古閣、天一閣之類,很多酸腐文人亂用異體字,甚至胡亂造字,很多書商或爲簡便或者根本無力分辨,造成明本書字型極為混亂,這個在四庫叢刊所收明刻書籍中體現的非常明顯。反而是到了滿清時期,由於攷據考證訓詁之學日益興盛,雖然後期有日益死板汲汲於細末的問題,刻書上倒是比明嚴謹了很多。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