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全唐詩校勘——松字部20140212/13

33-160-131/668-415866

181-51675

勘誤

《御定全唐詩》

卷一百五十劉長卿《夜宴洛陽程九主簿宅送楊三山人往天台尋智者禪師隠居》,“此行頗目適”,目當是自。庫本,餘本同。

卷一百五十一劉長卿《送杜越江佐覲省往新安江》“鳴根去未已”句,根當是桹。庫本,餘本同。

《文苑英華》

卷二百孟雲卿《行路難》“古今何世無聖賢五愛伯陽真乃天”,五當是吾。庫本、書局本。

卷二一九孟浩然《尋香山湛上人》“杕策尋故人”,杕當是杖。庫本、書局本

卷一百五十九 送王七尉松滋得陽臺雲 オンライン カジノ 孟浩然

君不見巫山神女作行雲。霏紅【英華作虹蜺】沓【石倉作踏】翠曉氛氲。嬋娟流【英華作遊】入楚【集作襄,唐音、品彙、詩刪、香屑同,刊本同】王夢。倐忽【英華作覺後】還隨零雨分。空中飛【英華作曉】去復飛來。朝朝暮暮下陽臺。愁君此去【英華作處】為仙尉。便【石倉作更】逐行雲去不回。

{孟浩然集二。文苑英華二百六十八題作送王七尉松滋,有註得陽臺雲字。唐音三、唐詩品彙三十一、古今詩刪十三題同英華無註。石倉歷代詩選三十七。香屑集十三引嬋娟句。刊本孟浩然集二。}

到底還是古體詩最為恣意,而且更富於音律美。律詩,總覺得就是一幫絕頂聰明的才子閑著沒事的遊戲,比試哪一個在如是苛刻的限制下寫出更好的詩。然後就成為風尚,蔓延全國,再然後就成攷試規範。然而,呆板的規範終究難以產生持久的美麗創意,無論這規範曾經有多麽偉大的輝煌。詩歌從唱到吟再到今日只能念,喪失其音樂,律詩定有一份功勞。

类似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