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全唐詩校勘——松字部20140128

7-125-75/646-398639

171-48383

到王維,到目前為止,這位老兄可能是篇章最多的一位,整整50篇。

勘誤:

刊本《須溪先生校本唐王右丞集》卷四《韋侍郎山居》詩:良遊盛替紱,替當是簪。事馬何從容,事當是車。

校勘取本上,個人比較傾向四庫,雖然四庫褒貶不一,有人非常痛恨四庫館臣刪改古籍的做法。但是,必須說做為國家行為的大型叢書,四庫的刊刻質量還是很有保證的。相比之下,四部叢刊大部分取明人刻本,有相當一部分刻本可以說是亂七八糟,我懷疑中國有30%以上的異體字出自明人之手。只我現在記錄的字型相異表,如果盡取四部叢刊的異形字,總字數最少要翻2倍,4萬多字遠遠不夠。所以,在實際校勘中,只要刊本用字沒有音義差別,再古怪的字型也不出校記,而若有音義差別的用字,必要查詢底本。

卷一百二十五 送縉雲苗太守 王維

手疏謝眀主【集作明王,刊本同】。腰章為長吏。方從㑹稽邸【原注一作郊】。更發汝南騎。按【刊本作桉】節下松陽。清江響鐃吹。露冕見三吳。方知百城貴。

{王右丞集箋註四。刊本須溪先生校本唐王右丞集四題作太作大。}

這詩沒覺得什麽特別,不過看到其中“清江響鐃吹”句,隨便扯兩句。

鐃是打擊樂器,基本上很像一個沒有鎚的鈴鐺,當然要大得多,多用青銅鑄造。古小說所謂鳴金收兵、鳴金而退的金就是這東西和另一種叫做鉦的樂器。在《抄書》里提過,這兩個是軍用樂器,和老電影里的衝鋒號一個意思,只不過進退的區別,北京的軍事博物館好像是叫古代戰爭的展廳裏有實物陳列。

這裡“鐃吹”,不是吹響鐃,這玩意吹不得。此處鐃代指打擊樂、吹指吹奏樂,打擊、吹奏,很像現在的軍樂隊。

又,這兩天做的都比較少,年關將近,總是要幫著做些事情。下午掃除之後做些肉鬆,相當不錯,已入《隨録》。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