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cent大付】《与熊共舞 — 软件项目风险管理》

风险管理,在一般的软件开发过程中很少提及或偶有提起但是很少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大家的精力主要都放在了怎么样去把一个项目完成上,而很少顾及项目的可能失败或在面对各种压力下就算知道会有风险也选择视而不见。

本书针对在软件开发过程中怎么进行风险管理进行了一个系统的简要的阐述,就象项目管理理论一样,风险管理理论也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理论体系,本书主要针对软件行业的一些实际应用, 怎么去应用风险管理,同时还提供了相关的工具去帮组大家在实际工作中进行风险管理。

关于在实际工作中怎么进风险管理,只要你实际使用过或考虑过其实到不是一个难事,主要的核心是意识和过程,至于执行的效果更多的是经验的积累和实践。但是本书开头的一个故事值得和所有人分享,希望能引起大家的一些思考。

 

他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位船主就要送他的移民船出海,船上满载旅客。他 知道这船很旧,而且当初造得就不怎么样,因此他非常担心这船是否能够安全地完成此次航行。但是,一番挣扎之后,船主还是战胜了自己的疑虑,说服自己相信: 再多一次航行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祸事。毕竟,这艘船也是久经风雨了,不管遇上多么恶劣的天气,它也总能安全回家。那么,这一次又怎么会不行呢?

于是,这艘船出海了,然后带着所有乘客沉入了海底。

“对这个人[船主]我们该说什么?”克里福德问道,然后给出了他自己的答案:

当 然得这么说:他对那些人的死负有确凿的罪责。应该承认,他确实真诚地相信这艘船的牢靠,但是他这个信念的真诚性丝毫帮不了他,因为面对如此虚弱的证据,他 无权这么相信。他关于船不沉的信念,并不是诚实地通过耐心调查而得出的,而是因为他扼杀了自己所有的疑虑。虽说,到最后他认为船不沉这回事确定无疑,但这 只是他有意地、欣然地诱导自己做出的结论,他必须对此负责。

随后,克里福德又回到了故事的起点,并对结局稍做了一点修改。假如这艘船终于安然无恙地完成了旅行,这是不是就能减轻(甚至排除)船主的罪责呢?

决 不。一旦行为完成了,是对是错也就永远铁定了,不可能被行为的善果或恶果偶然没有达成这一事实所改变。无论船沉或不沉,船主都不会是无罪的,他只可能是作 恶而没被发现罢了。对错问题,只和信念的根源有关,而与信念内容本身无关;只和船主得出信念的方式有关,而与信念是什么无关;只和他是否有权从面前的证据 中推论出该信念有关,而与信念最后被证明真或假无关。

在克里福德之前,曾有这样一种观点:信念永远不能被放在伦理的灯下接受拷问;只要你愿意,你可以相信任何事。你甚至可以相信绝无可能的事,就像《爱丽丝漫游镜中世界》里的白皇后那样。当爱丽丝认为“人不能相信不可能的事”时,这位皇后答道:“我猜你只是缺乏练习……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每天都会用半小时去相信不可能的事。啊,有时我甚至可以在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

不过,对于软件项目管理者来说,“在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似乎并不是一种难以企及的能力——我们总在相信着各种各样不可能的事,例如在极短的时间里、以极低的预算和极高的效率完成项目。在做着这件事时,我们与那位对自己的船充满信心的船主并无太大区别。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