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何】82年生的金智英 — 一步

【木何】82年生的金智英

金智英,1982年生,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金智英被班上的男孩欺负,老师说,那是因为他喜欢你呀。爸爸说,你裙子怎么穿那么短,你怎么不避开他,不避开他就是你的责任。

金智英班上几个勇敢的女孩把学校附近的暴露狂按住并扭送派出所,学校得知以后的反应是把这五个同学记过,在办公室写悔过书: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把学校的脸都丢光了,真不要脸。

金智英大学时候,和第一个男朋友分手了,其他同学鼓励暗恋她的学长快点下手追她,学长说:嚼过的口香糖谁还想吃啊?

爸爸记得的她爱吃的红豆包,其实是她弟弟最爱吃的。

……

似乎每个女人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很多人看了之后会说她其实已经足够幸运了:虽然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但是还有妈妈爱她,她还能上大学,找到心仪的工作,和心仪的对象结婚,生病了妈妈也能理解她,爸爸和弟弟也试着关心。老公看起来非常的完美,收入不错,对她体贴,这样还得抑郁症是不是太矫情太夸张了。但其实呢,她老公是典型的不作为的两边讨好式老公,也是大多数的好男人代表,看起来对谁都很好,其实本能回避冲突,并不去解决妻子所面临的问题。他尝试去体贴妻子,可是他自己也是压迫妻子中的一环。

 

这部片最催泪的一个片段就是智英又精神恍惚,用外婆的口吻,表达对妈妈的付出和牺牲的感激和歉意。是啊,谁也不是天生就是个母亲,谁曾经不是个孩子呢。

母亲名叫吴美淑。虽然成绩很好,但美淑自十五岁起便辍学,独自北上首尔打工,把没日没夜工作赚到的薪水用作哥哥弟弟的学费。在城市化启蒙的年代,农村人口如潮水般涌进大都市,家里的男丁被赋予了抢占先机的使命。

“只有儿子出人头地,全家才有希望。”

直到三个兄弟在美淑的帮助下陆续从大学毕业,家人对前途光明的儿子满口称赞,却无人提及女儿的牺牲。

这总让我想起我的母亲。小时候我无数次听她说,她那时候成绩多么多么的好,然而家里太穷了,实在上不起学。当时的校长去找外公外婆,说借钱给妈妈上学,不用急着还,等以后有钱了再还。外公断然拒绝。然而呢,舅舅考初中考了三次没考上。除了妈妈,其他四个姨也都没有上学,无论成绩好坏。我妈经常说,只要你有能力上,家里借钱也会给你上。这样我们是不是就摆脱了传统价值观的束缚了呢?

我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我大他们比较多,成长期几乎没有共同生活过。早早就出去住校了。可是妹妹和弟弟就差两岁。我是很久以后和妹妹聊天才知道,她又经历了什么:一周给弟弟10块钱零花钱,给妹妹2块。妹妹煮饭洗衣农活什么都做,吃的玩的还得处处让着弟弟。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但小小年纪就叛逆,明明很聪明就辍学不能不说和这个是有关系的。长大以后,她反而是最“孝顺”的那个,何尝不是因为她太渴求父母的认可和关注呢?这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本能。

女儿不如儿子就算了吧,女儿甚至都不如女婿。

这是我妹和我开玩笑说的。因为我妈和她聊天的时候说起,我老公下班回家我也不煮饭给他吃,还要等他回来煮。她也不问是什么原因,她就说,他上了一天班回来那么累,还不口热饭吃。先不说我老公那时候就下午过去上节课,最多两节课,就算他上了一天班,怎么就比带孩子累吗?就这样,还时不时的问我什么时候去上班,总在家带孩子也不是个事吧。。。

女儿不如女婿也算了吧,女儿甚至还不如侄儿。

我只有一个舅舅。我舅舅只有一个儿子。于是乎,我这个表哥,就是这一大家子的命根子。我从小在妈妈的渲染下就很崇拜这个表哥,因为他聪明又帅气。他初中考高中因为和喜欢的女生换卷子,被剥夺了升学资格。这事从我妈和我那些姨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个英雄干了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大事。后来他结婚当晚被抓去坐牢,说是被哥们儿给陷害了。出来以后过了几年,他和空等他两年的妻子离了婚,后来陆续谈了不知道几个女朋友。我妈和那些姨也还是觉得他能干得不得了。我才真是三观俱碎。如今表哥都快五十了,去参加酒席晚了,我们所有人在这些姨的催促下不得不隔五分钟就给他打个电话,然后报告他的动态。我们开玩笑说,亲儿子闺女也不如这个大侄儿。这些姨理所当然的笑笑说,你们也别不平衡,我们老夏家就这一个大侄儿。。。

我听我妈夸奖我表哥的话,我一辈子一句也没听过。

这里面最惨的是什么,就是不仅男人习惯了享受这种观念下的各种便利和福利,女人们甚至也都习惯了默默承受和付出,而不去想想为什么,凭什么。

放眼看向社会,也是一样的。各行各业,很多女性付出的时候,性别是被抹去的,而只要有一个男性,就会被大肆宣传,创造出一个个英雄。

很多人是《82年的金志英》和《婚姻故事》两部一起看的吧。也有人说比起《婚姻故事》里的女权思维,《82年生的金智英》就是幼儿园级别的。但是正是因为幼儿园级别,才会在那样浅薄而自卑的社会氛围引起广泛争议。稍微高级一点的话,他们可能都反应不过来呀。社会的外部支持太薄弱,价值体系的攻破也非朝夕之间能做到,女人时刻保持对自己角色的思考,学习自救的能力,就变得越来越重要。

不是:我不仅是个妈妈,还是个人。而应当是:我不仅仅是个人,也是个妈妈。

 

由衷期盼世上每一个女儿,都可以怀抱更远大、更无限的梦想。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29230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