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只有经历过某些人某些事方知如何自处 — 一步

【Pinky】只有经历过某些人某些事方知如何自处

记录:Pinky

摄影:Bill(公众号BillPhotography)

 

2018年9月25日

加格达奇—南瓮河湿地(嫩江源头)—加格达奇。

大清早,没有一个人不吐槽昨晚整晚不间断的火车进站长鸣声,悠长而清澈,它就像是不停地提醒你“车子即将进站,起床,下车。”

涛哥就是在这火车长鸣声中悄然来到我们住的酒店。

人齐,今天开始全队出发。车子驶出加格达奇城区,我想,如果沿着省道这么一直走,这路就像是到了尽头般无趣。生活有时候就是这样,你想着“那就这样吧”的时候,它就不按你的方向来走。强哥像是摸透我们心思一样,掉头拐进林区伐木运输公路,才让我觉得有那么一丝乐趣。

原来,他在我们找厕所玩切萝卜的时候已经摸清了方向。有个好司机好向导整个行程就真的不一样。

车子在土路上颠簸,后面的我们就像坐碰碰车,只要车子不抛锚,爱怎么跑就怎么跑,只要不是让人觉得枯燥无聊的道。土路一段接一段,大兴安岭的秋色真的很漂亮,御用摄影师要帮我们拍照,我只想要张2018年终总结的相。

林中穿行,秋色很美,不是水泥的土路让我心情很爽。想起《额尔古纳河右岸》,我很好奇作者笔下那个大兴安岭的模样。这里是鄂温克族人的地盘,不知道林中深处是否还有作者提到的熊,熊是否真的见到女性裸胸就不会袭击?遇到熊是否真的不能顺着风跑,熊会闻着气味追上来?这林中是否还有多年前鄂温克族人留下来的树洞?林中是否还能找到对生的猴头菇?听说新鲜猴头菇是人间至鲜美味,这一路我们能否尝得到?那一场大火真的是萨满做法下雨浇灭的吗?那场大火真的让白发苍苍的大兴安岭重返十八岁的模样?就像他现在年轻得像十八岁青葱少年般有待茁壮成长。

大兴安岭已不是我的想像。但不管怎么样,有那么一瞬间,好像看到自己用全部与他相遇,与大兴安岭的这片土地、树林、天空相遇。这样很好。

南瓮河湿地,已经没有河只有一条溪,已经没有湿地只有一片杂草地。嫩江的源头已经干涸,就像四川与青海交界的黄河源已干涸只留下长满青草的河床。

栈道,一条很适合恋人的栈道,小木屋若能住一晚也挺好。逆光下的杂草地很好拍照,和鱼玩起了拍照,连认为自己不上镜的洪哥也被拍成悠闲宠妻的黑社会大佬。人的长相上天已注定,五官搭衬协调就好。有些人长得很美可是越看越没味道,有些人长得一般可越看越是好看越有味道。鱼就属于后者,甜美、干净、清爽、舒服,可甜可憨可娇可俏,怎么看都喜欢,怎么拍都好看。

启程离开才发现俊姐、涛哥、Bill在讨论行程,今晚去哪,我不知道。没做攻略的我已打定主意跟大队跑。出行前跟朋友打听过沿途的情况,即使没有详细攻略拖着行李也能跑。

夜色降临,俊姐开始有些紧张,感觉到她的心有点绷在喉咙上,只要谁按下那个掣她就爆棚。强哥老淡定,看来他已经清楚要走点夜路只是事前没有声张。涛哥和Bill加入行程讨论行列,洪哥在假寐,鱼和我轻声说笑,尽量缓和气氛。想起兰卡经历与赵姐,现在的我面对这种情况也没有以往的紧张,经历多了其实心里已盘好如何解决,只是时机不到不必张扬。更何况,每一段路程只要清楚自己的方向(目标),半路出点小意外也不必惊慌,镇静地想,办法永远比困难多,心态很重要。当晚最坏的情况就是饿一顿晚点到,除非半路有熊出没,否则,夜路免不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在出发前已预料到,核心问题只是行程没有确定好,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户外旅行总得加点料,太平淡不好。

无论是独行还是组队,撇开个人傲慢与偏见最好,纯粹地去感受一个陌生的地方,路上总会遇上各种预料之中或之外的状况,重要的不是去纠结问题的起始而是如何解决这个意外,抱怨解决不了问题,态度决定了结果。要使惯性停下来慢下来甚至改变方向,唯一的按键就是自我觉察能力。可是有多少人只会向外看而不是向里看?

然后,我发现了内心的一个小秘密,原来无意识地全身心地信任依赖一个人真的有那么点小确幸。“她”好像不太情愿被我发现,掩饰着安静坐在角落里,我微笑着带着点震惊和讶异欣赏着这份小美好。

霓虹灯闪烁着的夜,我们又回到加格达奇,大家都累了,可司机的酒还是不能少。

愉快的一天,既像个当局者也像个旁观者。希望此行能找到年终总结的相片。下一站去哪?明天来临时,总会知道。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25308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