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y】安纳普尔娜,我来了。 — 一步

【Pinky】安纳普尔娜,我来了。

2014年11月2日

经过一天的休整,起床后的状态比昨天好多了,好睡眠才有好状态。收拾好行李,车子准时在酒店门口等候。今天包车前往博卡拉,酒店找的车180美金,市场价是140美金,第一天休整,大家都没有想着去市场找车询价,所以这40美金就是因为懒而付出的代价。只要能接受,平安开心舒服不铺张是出来玩的宗旨。

北京时间10:00准时出发,穿过狭窄的街道,一路尘土飞扬,直到出了城外大路,都没看到一个红绿灯口,就算仅有的一个也是灰头土脸的站在T字路口中,完全被人无视。车马人流,熙熙攘攘,非一般的乱,可就是这般凌乱的道路中你不会听到鸣叫的喇叭声或是烦燥的叫骂声,行人照过马路,车子照穿行,乱中有序。

跌跌撞撞出了城,走上平坦大道,感觉有点本末倒置,城里的路坑坑洼洼,车子一过漫天飞尘,而出城后另一翻景象。

没多久遇上塞车,从窗外往后看沿着山路绵延四五公里,有点庆幸。虽然昨晚睡得好,但车子开得就像摇篮,摇得我睡眼朦胧,拉起衣服盖在身上,安安稳稳补觉去。

闭目养神,回想起31号晚刚到加都那一刻,昏暗的灯光无法细看特里布万机场周遭的环境,仅是匆匆一扫,朴素的红砖墙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随着人流走进入境大堂,那种感觉就像走进了七八十年代中国的火车站。

酒店有车接送,过了机场后一路昏黑,直到进城的路口才竖着几根路灯,昏暗的灯光像随时要熄火一样。像搭载着一部时光机,把我们带回二三十年前,破旧的铺满灰尘的矮小的楼房,颠簸的道路,若有若无的路灯,看上去随时都要断掉的像蛛网一样的电线……这些,与小时候在乡镇生活的情景何其相似。车子蜗牛般进入泰米尔中心区,狭窄的街道两边站着坐着各种肤色的人,坐在车上的我都能感受得到街边上那迎面而来的放纵自由豪放的欢快信息,就像在机场出来后闻不到有任何压抑空气一样的感觉。好像,生活原本就该是这样的。

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也不知道,醒来时已经是北京时间12点多,车子缓慢行进中,最后停了下来。

道路不宽,顺利超车相当考验司机的技术,但似乎尼泊尔司机都很有耐性,不急不躁,或许是因为他们有信仰?

饿得有点晕,终于捱到了午餐地点。像国内高速路的服务站一样,一应俱全,妞妞给我们统一要了个400尼币的简餐,加菜的自行付款,炒面卖相特别好,有广式味道,吃完了还想来。狼吞虎咽,在露天餐桌上吹着雪山的风吃得慢是件挺难受的事,不到几分钟,饭菜全冰冷,总之吃得快吃得慢到了肚子里都难受。

赶脚的旅行就是启动典型的旅行团模式,吃完即刻上路。上车后继续睡觉,真有点佩服自己了,中途睡醒时燕子问我还能睡不?我说能,闭上眼又睡着,醒来时已来到博卡拉地界,八个小时的行程被我睡掉了四份之三,终于要结束腰酸背痛的颠簸让我兴奋起来。

如果想看《尼泊尔之旅》的全部内容,请关注一步网站的公众号“一步观微”:

分享到:

版权信息:原创文章:一步
本文链接:http://hrhere.cn/?p=14753转载请注明转自一步
如果喜欢:点此订阅本站
  • 相关文章
  • 为您推荐
  • 各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