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薇】成长记39-一波三折

网站每天按步就班运转。我对网站的期望值由原来的每天三篇,恢复到每天保证有一篇更新,尽可能不要连续多天同一个人更新。当中有时有点小吃力,但基本上都能如愿完成这最基本的要求。

春节后,各用户的更新周期越拖越长。木何那朵花盛开后,她好象没了新的记录目标;木棉坚持着早泳的同时坚持着记录;锲而不舍的一步校书郎在坚持自己的校勘工作外,也坚持着一步的校对;而大付就要么不写,要么一次上三篇,看得我心都痛了——分成三天发出多好?今年我基本上不会为写而写了,不想写的时候,坚决不开始。

5月14日,正当我与小飞龙讨论“如何在无趣的时代生活得有趣?”“每天干点特别的事。”的时候,收到工信部的信息,说一步网站的备案号被收回。知道工信部在整顿网络环境,没想到我们这么励志这么干净的网站也被整了下来。与服务器提供商的客服沟通,说是系统自动核对信息,只要有资料不符的,都会被撤销备案号。我问哪里不符?答不上来,只让我重新备案。如果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重新备案又有什么用。客服的服务让人很不爽。然后又找正在忙碌的解范儿,他在中间协调后,才知道上次备案时我没有提供个人照片。我已经懒得细究这样的失误责任在谁,按着他们的建议补上了资料重新备案。上次从备案到获准,差不多历时两个月。抱着不太乐观的准备,这次的备案也许同样要两个月。通过向客服了解,一旦被查出备案号已经被撤销,网站就要被关停,至于什么时候被查出,什么时候被关停,那就不得而知。

这次收到消息,已经没有惊慌失措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也不着急。不是不在乎,而是觉得急也没用,干焦急于事无补,还不如淡定地面对一切,多想几个应对办法来得实际。

5月27日凌晨,上不了网站。我第一反应就是备案号被查出已经撤销,虽然有点不自在,但还是随意地让它关着,到白天的上班时间再咨询客服。一查,不是备案号被撤销的问题,而是因为服务器空间的租期已经到了。过去一年,一直在蹭解范儿租的空间,用着用着,鹊巢鸠占,他自己的网站全部关停了,就一步在用着服务器空间。当他问我下一步怎么办时,我竟然没有问他具体的到期时间,以致被动了一把,被关停了才知道到期。完全没有时间应对。

我没有大张旗鼓地告诉大家网站关了,一是我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恢复;二是我觉得定期上去浏览的人不多,关上三几天,影响不会很大。不过,我似乎低估了大家对网站的感情,当天白天ChritianChen就发现了,接着木棉也发现了。我不得不在一步微信群上面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木棉很体谅地玩笑式打了圆场,其实她不说,我也可以体会到那种想用的时候不能用的失落。这个月对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有新的认知,其中的安全需要,包括不想失去一些已经拥有所有权的东西的需求。也就是说,不是拥有得越多越有安全感,当你拥有越多却越怕失去的时候,就只会更没有安全感了。换言之,上不了一步,体现出来自然也是没有安全感。

在群里面对大家时,我真的没法给出一个具体的恢复时间。未了解清楚前勉强续期一年,一年都会不舒服;匆匆忙忙在一两天内了解、比较、选择一家新的服务器供应商,其实难度也不是一般的大,而且还需要在新的空间里重新备案,重新做网站,我一想就头痛;再然后我想到加拿大的游走无迹在美国租用的空间,如果实在没办法,我就先放到他那里。

当我看着一大堆我都认识的字,但合起来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内容时,焦头烂额。小明说:“兴趣变成责任的时候,就等于谈情要结婚了。”最后我与解范儿商量好,先续租一个月,接下来等他忙完手头上的事再从长计议。于是,网站在5月28日就正式恢复使用了。

6月3日下午,要来的终于来了。由于服务器备案号撤销,新的未下来,网站被关停了。这次服务器的客服很体贴,直接就给出两个解决方案。一是关着备审;二是开着备审。开着备审的话,将网站的域名别名解析到他们的香港网站。一直不愿意离开大陆,是考虑到打开的方便,按理说,在香港应该比在美国容易访问吧。

解范儿忙得不可开交,我闲着也是闲着,于是问他我可不可做域名解析。他把帐号与密码给了我后,让我试着操作,实在不行,交给服务器的客服处理。还是那一句:技术宅女与女汉子都一样是逼出来的,当没有人依赖时,上网搜索、问客服,一边截图一边沟通一边操作。虽然可以把帐号给客服,让客服代劳,但这样我永远也学不会;想过在QQ上让对方远程,无奈我用的是腾讯的TM,远程连接不上。塞翁失马,由客服一步一步指导着操作,可能我就可以真正地掌握了域名解析的操作了。

总算在关停后两个小时左右让网站恢复。今天下午在高中群里给网站做了一下午的广告,如果晚上就罢工,所有上去的人都扑空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