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校書郎】全唐詩校勘——松字部20140308

12-211-202/698-439389

196-56102

◎勘誤:

《二皇甫集》

卷八皇甫曾《題贈吳門邕上人》“細東松徑裏”,東當是泉。庫本

卷八皇甫曾《寄劉員外長卿》“題桂待回郷”,桂當是柱。庫本

 

◎卷二百十 寄劉員外長卿 皇甫曾

南憶新安郡。千山【衆妙作峰】帶夕陽。㫁猨知夜久。秋草助江長。疎【英華、嚴陵、律髓、紀事作鬢,刊本紀事同】髮應成素。青松獨耐【律髓、紀事作見,刊本紀事同】霜【英華、嚴陵作見蒼】。愛才稱漢主【律髓作帝】。題柱待回鄉【衆妙作劉郎。詩録、紀事作田郎,刊本紀事同。律髓作在田郎】。

{二皇甫集八。御定全唐詩錄四十一。眾妙集題無員外字。文苑英華二百五十三、嚴陵集一、灜奎律髓四十二題無長卿字。唐詩紀事二十七題作寄長卿。方輿勝覽十六千山帶夕陽引陽韻作題劉長卿碧澗别業詩。刊本唐詩紀事二十七題同庫本。}

 

◎辨字

它/她/他

先說,這三個字全不是簡體字,在◎辨字這個小節中,絕不會出現簡體字。或許會有出於古今形音義異同而作簡繁古今意的對照,但是單純從字型優劣上作簡繁字體對比毫無意義。

慣例,先看《康熙字典》

《玉篇》古文佗字。佗,蛇也。《說文》虫也。本作它,从虫而長。上古艸居,慮它,故相問無它乎。又《玉篇》非也,異也。《正字通》與佗他同。《易·比卦》終來有它吉。《禮·檀弓》或敢有它志,以辱君義。又《揚子·法言》適堯舜文王爲正道,非堯舜文王爲它道,君子正而不它。又《正譌》它,虫之大者。象寃曲**形。今文加虫作蛇,食遮切與托何切,二音通用。

《玉篇》古文姐字。《說文》蜀謂母曰姐。淮南謂之社。亦作她。或作媎。又子我切,音左。《博雅》嬋母也。又知切,音馳。女字。《六書故》姐古文或从也聲作她,或从者聲作媎。

《廣韻》託何切《正韻》湯何切,并音拖。與佗它通。彼之稱也,此之別也。《左傳·莊二十二年》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詩·鄘風》之死矢靡他。又《小雅》人知其一,莫知其他。又《玉篇》誰也。又邪也。《揚子·法言》君子正而不他。又凡牛馬載物曰負他。又《集韻》唐佐切,同䭾。亦畜負物也。又《司馬相如·上林賦》不被創刃,怖而死者,他他藉藉,塡坑滿谷。《註》他音〈口*〉。言禽獸僵死交相積也。又《正字通》方言呼人曰他。讀若塔平聲。

所以——

它,是蛇的古字,異體還有“牠”形,關於蛇的問題,翻《抄書》伏羲女媧那段。所以,後世乃至今日有詞“無他”,正確寫法應該是“無它”,也就是沒蛇,引伸作沒問題。引出來“非也,異也”詞意,類似的用法都應該用這個字,而非“他”。簡體字大約是根據其古義,使其成為非人代詞,與指人代詞區別。

他,本應是中性詞,因此,簡體系統賦予陽性,但是指代複數時候依舊維持中性不變,如他們。故,有時見人作文特為包含男女寫成“他(她)們”,看似全面,實則多餘,更是不識此字的緣故。

她,姐古字,原意是媽,今日的姐弟姐妹,古稱“女兄”或讀“紫”音,即姊。簡體系統特用陰性代詞。

 

案:鑒於康熙字典中一些字無法在網頁顯示,所以部分地方用*號代替,一般見到跳過既可,深究可自查。又,《康熙字典》,當今中文字典中《漢語大字典》、網絡字典以《漢典》最為詳備,基本可算是漢語大字典的數字化。此處所用,全部取自《漢典》康熙字典欄,省得打字。今後辨字欄放此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